中俄跨境电商火了 中铁快运拟建立物流平台

  • A+
所属分类:跨境出口
摘要

跨境电商火热大潮下,中国铁路总公司直属物流企业也蓄势而来。

跨境电商火热大潮下,中国铁路总公司直属物流企业也蓄势而来。

近日,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企业发展部部长谢元勋在由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快运分会、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政府、中铁快运和银联主办的第九届中国快运发展大会上透露,在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中铁快运代表铁总与俄铁、俄联邦客运及其物流公司进行了洽谈,达成合作协议,将建立中俄跨境电商物流平台。

“市场需要在飞机和铁路货运班列运行时效之间有新的产品,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客运化的货运班列,为电商跨境运输提供支持。”谢元勋表示,按照规划,届时将形成一个中俄跨境快速货物运输通道,比飞机慢一点,但比其他货运更快,且通关清关便捷。

铁路物流助力跨境电商

谢元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铁快运计划分三阶段建立中俄跨境电商贸易平台。第一阶段恢复K3/4和K19/20(北京-莫斯科)中俄国际旅客列车行李车包裹运输业务;第二阶段随着货量增加,加挂行李车数量;第三阶段计划在北京、哈尔滨地区建设跨境电商物流园区,开行中俄间整列编组的客车化的跨境电商快速货物列车。

跨境电商近年来发展迅速。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进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到12000亿元,同比增长33.3%,预计2017年将达到18543亿元。若以物流成本占货值15%估算,2016年跨境进口电商物流交易额超过1800亿,2017年这一数字估计将超过2700亿元。而据商务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俄双边贸易额达到695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2.2%。同时“2016年上半年,中俄跨境电商贸易额为12亿美元,呈现增速快、品类丰富、销售多元等方式特点,俄罗斯已经成为中国跨境电商出口的第二大目的国。”

与此同时,中国对俄罗斯商品的需求也在快速增长。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俄联邦海关局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成为俄食品的主要买家。1月至9月期间,中国在俄采购了超过11.3亿美元的粮食,同比增长22.1%。

放眼包括电商在内的整个跨境商贸,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供应链与运营管理系主任耿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中国跨境商贸总量即货物进出口总值近两年呈现下降的趋势,但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仍然增长,并且平台化流通趋势明显,催生了对跨境物流的巨大需求。

不过,中国快递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孙康表示,跨境物流领域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业务规模小,目前国际业务量和收入仅占行业国际量收入的10%至11%;二是海关检验检疫通关规则滞后,申报环节不够顺畅,用户查询难;三是交通、铁路、民航等部门衔接不够紧密;四是境外网络建设刚刚起步,网络覆盖能力有待提升,业务发展不平衡;五是相关政策还不适应新的市场需求,缺乏完整性和系统性,贸易管理等环节运营成本高。

“目前在产成品流通和成品消费领域,包括商流、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在内的平台流通模式比较成熟,而产业链上游并没有形成平台化趋势。”耿勇表示,不管上下游流通,支撑的底层技术都是物流网络服务,铁路作为重要的交通设施,连点成线、交织成网,打造高效运输,也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共同愿景之一。

耿勇认为,在“一带一路”的跨境物流中,铁路的优势包括中国有跨境高铁线路网,跨境班列,中国铁路总公司内部巨大的商贸和物流需求,铁路信息化,以及依托铁路的物流园区、战略装车点、货场等数量大、分布广。不过他也坦言,铁路服务于“一带一路”的跨境商贸物流发展,需要关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哪些物流需求,铁路跨境多式联运协同及铁路货运班列运营的协同。

此外他认为,铁路也可以尝试跨境金融服务。“平台交易不是问题,但平台支付和结算是个问题,如果可以基于平台的数据做融资做放贷那就更好了,铁路这么有资源,为什么不能自己做结算?可以从细分的领域做,比如开中欧班列的应收、应付款,存货的变现等等。”

中欧班列物流生态建设

顺丰菜鸟大战以和解告终,而另一边铁路物流及中欧班列可能会迎来阿里巴巴的布局。5月15日,中铁总经理陆东福在会见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时曾表示,希望双方合作范围进一步扩大,包括高铁快运、国际物流、电子支付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这四个方面。马云则表示,未来阿里巴巴将研究推进高铁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做好“一带一路”中欧班列境外货源组织和市场开拓工作。

据中国铁路总公司披露,中欧班列发展6年来,至今已累计开行4000多列,2017年开行数量突破1000列,安排班列运行线51条,达到日均9列的水平,国内开行城市达到28个,顺畅连接境外11个国家29个城市,货物品类日益丰富,回程班列数量已超去程班列的一半。

但也曾有分析认为,中欧班列信息共享平台不完善,对目前物流企业的发展不利,虽然各班列之间除了竞争也有合作,但是合作过程中资源共享程度并不高。信息无法及时沟通,通过建小联盟或者微信群的沟通方式难以发挥现有班列的运力最大化,尤其是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拼箱服务。

4月,中国、白俄罗斯、德国、哈萨克斯坦、蒙古、波兰、俄罗斯7国铁路部门正式签署《关于深化中欧班列合作协议》,主要内容包括基础设施发展规划衔接,提高班列在各国的旅行速度,实现全程信息追踪,扩大班列服务地域、简化班列货物通关手续、成立中欧班列运输联合工作组及专家工作组等。5月26日,由铁路总公司倡议,由重庆等7城市共同成立中欧班列运输协调委员会,用于协调解决中欧班列发展中面临的问题,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

成都市口岸与物流办主任陈仲维表示,各个城市在开启中欧班列的时候需要考虑物流生态如何构建,包括物流枢纽节点的建设、通道的完善、口岸通关、物流体系建设等方面。

“任何一个班列不能不讲经济性,不能不讲物流的组织,主线运行保证一定的密度,打造一主多辅、多点直达的跨境互联互通班列系统。”陈仲维举例说,成都开通了和厦门的班列,同时也辐射到了台湾地区,这样将台湾和欧洲地区连接起来,形成了更大的物流体系。

陈仲维表示,目前中欧班列还在培训阶段,但是政府已经认识到重要性,所以各地都在支持班列开启,给予财政补贴,但他认为有条件的城市都可以开,如果不具备条件,可以做探索,但开不长久,在发展一定阶段,一定是优胜劣汰,也许最后只有几个枢纽城市可以把中欧班列发展起来。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