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个月注册用户7000万,浏览量超20亿,曾风靡全国,这个公司被我弄死了

趣果财经
趣果财经
趣果财经
2768
文章
254
评论
2016年9月28日13:54:52 评论 821 4124字阅读13分44秒
摘要

18个月用户从300人到6000万快速增长,才短短一年多,注册用户已经超7000万,页面浏览量也超过了20亿,每天登陆用户超过2000万,简直就是一股全民偷菜的浪潮。如今开心网又一次站到了人们的面前,不是再创了辉煌,而是走下了神坛。

创业前总批评别人,轮到自己却没有进步

2016年7月21日,创始人程炳皓以《再见,开心网和开心人》结束了开心网的一切。在这封告别信中,他先反思了自己个人在管理、合作、开放等方面的局限,批评自己“创业前经常批评别人,但是轮到自己,一点没有进步”。

  (陈炳皓微信告别长文)

1、程炳皓自省“不够商务”:不善管理、不喜合作、为人保守、目标过高。

2、开心网用户下滑的真正原因有两点:社交游戏(偷菜停车)有生命周期;熟人社交不是刚需,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

3、最主要的错误:路径依赖的“成功者式的错误”。

4、开心网本来可以的方式是:做通讯功能、与微博整合、做兴趣社交、做与开心网无关的移动互联网产品、研发网页游戏等等。这些想法或没有付出实践,或失败。

5、目前团队重点转到手游业务。

创业最艰难的不仅是没有钱、没有人、没有资源的初始期,还有痛苦的生长期。

◆ ◆

曾经的辉煌犹如昨日

当上CEO 后,用的还是废弃的玻璃瓶水杯

程炳浩给人的感觉一直是精瘦、简单、敢拼。当年为了满足父母“有个城市户口”的心愿,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成为一名中专生,后来疯狂爱上编程。

2008年离开新浪之后,程炳皓一个人单打独斗的创建了开心网。那个时候,在开心网并不大的办公室里,一眼就可以看出哪一个是他的办公桌——堆积如山的资料,加上一个硕大的百花蜂蜜玻璃瓶。公司的人都知道,这是程炳浩的水杯。

这个蜂蜜瓶的水杯程炳皓已经用了很久,还在新浪工作的时候,他就一直是用这个水杯。当年他的助理曾经想要给他换一个水杯,他却始终不同意。程炳浩说,其实这个水杯还是好一点的,他以前在新浪的时候是用一个盛酱豆腐的瓶子做水杯,后来那个杯子摔坏了,才换了这个。

程炳皓身上有着创业者最难做到的吃苦耐劳。

成立之初,开心网上的偷菜、抢车位等在线小游戏迅速在上班族之间流行起来。那是一段真正的开心时光,蜂拥而至却被挡在门外的媒体记者、提着钱来但被谢绝广告的品牌企业,在2008年都领略到了开心网的程氏固执。不接受采访、不考虑广告,最初的开心网将神秘、高贵演绎得淋漓尽致,当然,骨子里还透露出一种程序员的闷骚性格。

偷菜、抢车位等应用的成功,加上用户的疯长,不但给程炳皓的团队带来振奋,连业界都将开心网当作中国的Facebook。对比人人网(前身是校内网),开心网更具优势。

首先,是产品的成功。可以说,新浪CTO出身的程炳皓是国内互联网界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开心网早期的应用,上线一个火一个,成为开心网黏住用户最具效果的利器,这是粗糙的校内网所难以比拟的。

其次,是目标用户的成功。开心网一开始就定位于白领上班族的SNS网络,显然,这一群体更成熟、更具有消费力,对比校内网从大学生开始抓起,更容易征服广告客户。

第三,团队的成功。早期开心网团队的激情令人惊讶,时间到了2009年,开心网仍然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办公,之所以叫居民楼,是因为它看起来完全不是写字楼,脏乱、破旧、潮气重,楼下竟然是“办证”贩子办公室,而当时,开心网用户已经达到3000多万,团队竟然不到40人。

开心网创办的前一两年,至今回味起来,都颇具励志色彩。优质用户群、强大团队和近乎完美的产品,给开心网带来无限的畅想空间,资本、客户、用户和互联网业界,几乎所有关注这家公司的人,都会给予厚望。

◆ ◆

上路之后,却不知该往哪走了

程炳皓曾经坦言,开心网早期就是想做一个好玩的社交网络。

开心网创立后,经历过18个月用户从300人到6000万的快速增长,才短短一年多,开心网的注册用户已经7000万,页面浏览量也超过了20亿,每天登陆用户超过2000万,简直就是一股全民偷菜的浪潮。那时候的开心网在Alexa全球网站排名中获得中国网站第八名,中文SNS网站第一名。

但就在这个时候,程炳皓意识到它不是人们的必需品,“胃一天不吃饭会受不了,但是一天不上开心网,并不会怎么样”。

早已经意识到危机,程炳皓却无所应对。他深知企业领袖最重要的素质是方向感,但开心网“往哪里去,应该怎么走,目标比较模糊,还在摸索”。

开心网迷失的十字路口,曾经有一个明显但容易被忽略的路牌:开放向左,封闭向右。

雅虎中国总裁谢文认为,开心网不能成为中国的Facebook,因为一开始就错了。Facebook做的是通用平台,靠平台来带用户;而开心网被称为“恶搞型社交娱乐网站”,主打偷车位、卖奴隶和偷菜,是靠应用来带用户。

开心网之败,应该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没能抓住用户需求的变迁,另一方面是没能抓住产业链重构的机遇。

还记得2009年至2010年间,开心网上最吸引用户的是那两块内容吗?

一是朋友转帖,二是网页小游戏。


(当年风靡一时的偷菜小游戏)

非常可惜,开心网没有认清“转帖”这个需求的实质:不用纠结开心网是不是中国版的Facebook,用户最需要的是一个可以承载发言权、知情权的社交网络。对于一个相对“羞涩而胆小”的社会,有什么能比激发民众沟通交流这个需求更大呢?有什么能比开启民智、宣泄民众秘密和情绪更有吸引力的呢?

而在开放战略上,开心网很长一段时间内沉醉于自身的成功。在发展最好的时候,以用户体验为借口而拒绝第三方的接入。自己开发游戏当然可以,却忽视了平台本身的潜力挖掘。

犹疑不决的程炳皓直到2010年5月才允许第三方应用接入,当月第三方组件仅14个,2011年1月才完全开放接入。

当年Facebook做开放平台时,大家都摸不到头脑,后来大家明白了,原来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无形中N多人免费为你打工。用户的爱好、触点是那么的难以捉摸,即使今天拥有无数用户,明天也可能会转瞬离开,所以把众多开发者圈到自己的旗下,让他们开发满足用户需求的应用,这是一个很有忧患意识的战略性方向。

开放时间太晚,且只学到皮毛,开心网的那种姿态更像是给众多开发者一点点施舍,而自己去做那些自以为可以满足用户的应用,格局决定未来,开始就能预见结局。

不仅如此,一夜爆红后,是腾讯QQ空间和人人网等的模仿与超越。为什么QQ农场可以在开心农场风头最火的时候后来居上?因为QQ、QQ空间等产品所蕴含的强大的关系沉淀,这点是开心网最为缺乏的。

开心网之败,归根结底在于社交密度的匮乏。而Facebook和人人网之所以能够保持增长,秘诀也恰恰在于它们始终是在保持着高度的社交密度的前提下发展的。

从另一方面讲,中国与美国的人际关系并不相同,在中国,同事不能当作朋友,人人的同学关系很单纯很少涉及利益,开心的同事关系牵扯到个人隐私与职场关系,这是开心网UGC占比不高的一个重要原因。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很难有美国那种意义上的SNS。

实际上,成立之初,开心网按照白领对于网络社交的需求设计了很多产品,比如网络硬盘。但是随后却发现用户大多选择停留在游戏的页面,而彼时开心网实力依然羸弱,由此,开心网不得不根据用户的实际需求做出调整——走上了游戏主导的局面。

到了2012年,开心网就只能进行业务转型了:社区业务、游戏业务和创新业务。到了现在,开心网已经成功转型为盈利良好的手游公司。

为了应对危机,程炳皓想了很多办法。哪个领域火,就往哪儿扑,开心网后来甚至做起团购。蒙着眼睛四处试的结果就是——

“像打井一样,我们这里挖一下,那里挖一下,都不深挖,始终打不出水。”

赚钱是销售的事,做得不好就换一个

那个时候,每天早上4点,程炳皓就会从焦虑中醒来。程炳皓本身是技术人员出身,对于商业,有媒体评论说他“不够商务”。

他回答说:我本性情商很低,也不喜欢合作,更喜欢完全掌控地完成一件事,不喜欢谈判,不喜欢参加各种会议,也许我是轻度的“社交恐惧症”患者。对于不熟悉的领域,条件不确定的事情偏保守。

在做生意上,他的逻辑是:“我没做过销售,不懂销售,赚钱是销售的事。如果销售做得不好,那我换一个吧。”

他喜欢盯着电脑屏幕写代码,用他的话说,写程序的人其实都是特别简单的人。管人,在这个程序员看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他从未全面统管过一条业务线,对销售、市场、投融资、公司战略和治理以及财务、法律,没有实际经验。早期的开心网团队,更像一个产品工作室。

在他的告别信中,他不止一次的反思自己在这方面的问题:

“我们本来拥有一支优秀的团队,在公司快速发展的时候,团队心态积极向上,但是在开心网用户下滑的过程中,暴露出了我在团队建设中本来存在的问题。系统论中有一个结论:全体大于局部之和。但其实,优秀的团队,应该远大于个人能力之和。而我之前,过于关注个人能力,忽视团队因素,忽视平台对个人能力发挥的影响。

所以,很多同事,他们满怀期望,本来应该在开心网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最后失望而去。再加上,我们从最开始的社交网络业务转到手游业务,有很多老同事不想从事新业务,也都纷纷离开了。此刻也只能是,再说一声,抱歉。”

◆ ◆

失去平常心之后,人会失重

除了商业思维和管理,程炳皓还反思了自己作为一个成功者的失败思维。

他说自己“在情势好的时候,弥漫着骄傲情绪,情势差的时候,又迅速转成抓狂情绪。”总是想着自己是一个成功者,因为自己是…所以必须…我们一定要…

这么思考的后果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飞出去,无论自己是不是准备好了。

一家从高峰开始下滑的公司,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过去的成功,可能转化为负资产。一方面,每天都是用户活跃度下滑,每天都有挫败感,士气低落,另一方面,又容易产生‘你们看我再憋个大招 ’这种心态,失去了平常心。”

失去平常心的代价是惨重的,开心网拼着命要证明自己还能一飞冲天,结果却慌了阵脚,走上了一条乱七八糟的路:

想要拓展海外市场,做了一段时间没进展后就放弃了;

一心想“大牛叉公司都是不急于上市,整天说上市多Low啊,能上市而不上市多特么酷啊,所以我们一定也是不着急上市”,结果后来用户情况越来越糟,上市也停摆;

想着“不熟不做”、“专注”,做不好伤害品牌,没有认识到用户活跃度的下降真正原因。

开心网就这么告别了,程炳皓坦诚的反思了自己这一路走来经过的风景。为何敢如此坦诚?他说“真是一种力量”。因为,告别过去,“真”的面对自己,才能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人活在世上,最成功的不是从不跌倒,而是跌倒后站起来走到更好的地方。

(本文综合自网络资料,米龙谷编辑整理)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趣果财经
  • 文本由 发表于 2016年9月28日13:54:52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回港上市补血,华住再求变 行业动态

回港上市补血,华住再求变

(配图来自Canva) 华住回港上市算是季琦第四次带领公司上市,相比前三次上市,这一次华住的上市平静了许多。9月22日,华住酒店集团正式在港募股发售,在上市首日市值即突破1000亿港币,成为国内市值最...
走向退市的暴风启示录 上市公司

走向退市的暴风启示录

前不久,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暴风集团未能在被暂停上市后的一个月内公布2019年的年报,因此将被终止上市。暴风随后也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将自9月2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消息一出瞬间引发热议,由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