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跑了,创业者哭了,他却说,“这对我是重大利好啊!”

趣果财经
趣果财经
趣果财经
2768
文章
254
评论
2016年9月3日17:50:13 评论 862 5438字阅读18分7秒

“像我这样的资深的天使投资人,我是创业了那么多,看了那么多。但是我从2012年开始,在天使投资中是没有任何优势的,到2015年底,都是。”朱波很无奈。

一、朱波始做追梦者基金,创投圈仍是疯狂状态

作为产业从业者,朱波曾先后就职于美国运通公司、高通公司等多家知名通信、IT企业,已有20几年的互联网、IT从业经验;

作为连续创业者,他曾在1996年创立NeTrue通信公司,1999年公司成功上市,2004年创立Cgogo,得到李嘉诚基金投资;

作为投资人,其担任华为互联网业务总裁期间投资的暴风科技和昆仑万维已成功上市。

但是在今天的年轻人心中,朱波更著名的身份是——超级课程表、礼物说、神奇百货等“神奇”的项目投资人。

2012年6月,朱波成立了创新谷,位于深圳,做孵化器,并直投一些孵化器里的企业。但是这有一个bug,就是创新谷孵化器直投是拿创新谷自己的钱投,天使投资周期5~7年,创新谷不能一直去融资,还是得用基金的模式做。

2015年1月1日,朱波成立追梦者基金,是一支独立的基金,但也会和创新谷一起做孵化器里项目的投资。

创新谷共投了30多个项目,追梦者基金的项目数是70多个。

朱波介绍到,2016年上半年,追梦者基金共投了22个项目,今年大概会投50多个项目。

“这是环境决定的,今年大家的投资节奏都放慢,今年项目是空窗期。”

没办法,原来O2O、电商、智能硬件是投资热门,但是今年基本上,主流基金不再投这些项目。以前风口追逐的项目,今年都不是风口了。

朱波看好的未来风口是——人工智能、机器人、大数据、云计算、ARVR……但这些项目又还需要一个发展过程。所以,今年的节奏都放慢了。

2015年,朱波开始做追梦者基金的时候,整个创投圈还处于疯狂状态。在某一个赛道上,可能有几十个、上百个雷同的企业——这后面都是有天使投资人在推动的啊!

“很多的天使投资人不是按照自己独特的方法去做,更多的是别人这么投,我也这么投。”多数天使投资人是财务投资,看项目时看的是:市场空间多大、在美国有没有标杆、未来主流社会接不接受,同样的判断标准,必然导致同样的抄袭者。

“大家投的项目趋同,我能看得懂,刚入行的投资人也能看得懂,因为都是商业模式。”你没唱罢我就得登场。你今天弄美发,那我弄美甲;你弄按摩,那我弄洗脚;你今天开个找钢网,我明天搞个找塑料网、找煤网、找材网……投这些东西不需要太多的思考,差距只在于投资人能不能找得到不错的创业者。

比如打车软件兴起时,每个城市都会有两三个创业者冒出来,创业者比拼的不是颠覆性思维、创新,比拼的是团队的执行能力、资源整合能力,比拼的是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融资能力。

朱波虽然不喜欢随大流,对于商业模式的投资比较谨慎。但是遇到看对眼的项目,也投了。投得不多。

“我没有优势,有的能够投出来,完全是运气,而且我们在投后管理中做得好。”

二、中国互联网创业15年,都是商业模式创新

投不出来是整个大环境决定的。

朱波认为,中国的2000年到2015年,美国的1995年到2015年,中国15年,美国20年,基本上创业是围绕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作为一个平台(工具)来帮助企业提升效率,或者是在商业模式上进行改变,或者在产业链上怎么能够绕过中介。基本上都属于模式上的创新。

不可否认,这改变了产业、人们的生活方式,同时,由于中国的人口红利,使得中国在这个15年当中诞生了像阿里巴巴、腾讯、滴滴这样的巨无霸,“但是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这些公司,没有一家是技术上的驱动,基本上属于商业模式上的驱动”。

商业模式创新有一个槽点在于:商业模式做一个少一个——互联网+一般是一个行业里跑出来一个,其他就死掉了。

技术创新则不同。技术需要发展过程,技术达到一定程度后,在商业上试水也需要一个过程。因此具有一些护城河,所以竞争不是那么激烈。不同于商业模式的动辄上百企业大战,一个技术赛道上,有5、6个赛手是正常的。

从2016年开始,移动互联网、互联网作为创业主要的故事已经翻篇了。因为今天哪家公司不在用移动互联网、互联网作为它的手段?

今天我们已经迈向了创业的第二个周期——用技术驱动和颠覆式创新来创造未来的东西。比如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大数据、云计算、AR、VR、机器人等等,已经成为下一波创业中的浪潮。

拐点来了。新浪潮需要创业者有比较深厚的功底,至少在技术上有较深积累,“不是说今天一个95后出来就能搞一个人造卫星,那不太可能。”

门槛骤然之间拉高了。对创业者要求更高,对投资人要求也更高。二者都不能再人云亦云,一片copy了。

“今年开始对我这样有深厚功底、强大的行业资源、对技术了解的人是巨大的利好。”朱波略兴奋。

很简单,一个技术项目放在那里,原来一个投商业模式的人看不懂,不知道技术在哪里。“但这是我的看家本领。”

上文介绍过简历,朱波是学计算机出身,在通讯、计算机、互联网技术行业干了很久,在高通、华为干过,对大的技术发展方向很清楚。

在前几年创投热的时候,投技术的人很少,朱波解释道,原因有两点:

1.整个创投链条不认可。即使时天使投资人投了技术,但是A轮、B轮投资人不见得能看得上。光让天使投资人有情怀是没用的,需要一个产业链上,大家的认可。但是今年风向变了,西南风变东北风了,大家都忽然一窝蜂往技术上转了,但创业者不是马上ready的。

2.人工智能一般是需要有一定的技术积淀的,但是中国的技术人员,创业失败率居高。因为中国的技术驱动的工程师们,缺少在商业上的逻辑和思维。他们在读书的时候没有学到商业通识,整个教育体系里,就是有这样的纰漏。

一个颠覆式的技术,如果不跟商业场景结合在一起,肯定很难得到投资人青睐,投资人会要求创业者不光是有技术上的壁垒,一定要在商业、行业应用上找到自己的切入点。

好在,投资人已经看到了技术驱动可以在各个行业落地,所以投资人跟技术驱动的创业者聊时,会给他指明方向,往这里去或许好。

同时,投资人也会要求团队里配上一个懂商业运作的人。

三、非专业的天使投资人撤走了,哄台物价现象变少了

天使投资毫无疑问正慢慢进入良性。

前几年,当房地产受打压的时候,很多热钱就往天使投资来了,无论是机构、个人,超级多,“很多路演,投资人比创业者还多,创业者都不够用的。”

“去年的上半年,我感觉就是看上了如果不马上TS(投资意向书)给出去,可能他出门转个弯,就被别人抢走了,可能估值还涨了”。当时真是紧张啊。

当时一大波非专业的人进来到天使投资人领域——尤其是原本投后期的人,可能原本出手都是几个亿,现在一看,乖乖,几百万占那么多股份,真便宜啊。

但是这一两年,很多非专业的天使投资人,损失非常严重。所以,就开始撤出去了。

“今年我们投资就很舒服,竞争没那么激烈了。”专业的天使投资人们,终于可以更加从容地辨别团队,更加从容地看团队的技术、未来发展,是否符合自己的预期。同时也没人来哄抬物价,可以有一个相对合理的估值。整个市场的估值体系趋于合理。

天使投资和中后期投资有很大的不同。

天使投资本来就是向死而生,正常概率,投10个,命中一个,10倍回报,把所有都收回来。“但是对我们这样的专业投资人,绝对不能是赌概率那么简单,必须还要有一套投资的自己的逻辑”。

成为一个合格的天使投资人,需要一些最基本的知识和判断方法。比如,对趋势、事情、人的判断朱波总结为TTP,就是Trend、Thing、People。但是,这只是最基本的,“成为优秀的天使投资人,还是要有情怀和梦想”。

朱波认为天使投资得靠感性天赋。天使投资是一门艺术,徐小平、李开复、雷军、周鸿祎、薛蛮子等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投资方法,就像艺术有不同的流派,每个人不妨碍他成为这个流派的大家。

蔡文胜能投草根、李开复能投高富帅、徐小平能看准人、薛蛮子有对事情的准确判断……这才让天使投资人个成一派,才能让天使百花齐放。

创投圈里PE看后期,VC看中期,天使看早期,各家本领又有不同。

PE是看资源。因为创业公司已经非常成熟了,准备上市了,这时候哪家PE有资源,就可能投进去;

VC看数据。这时的创业公司基本在行业有一定地位,跑出来了,商业模式也已经验证了,VC看一下数据是否能够快速发展,是否在行业里有一定的地位;

天使则是看眼光。眼光好与不好,说起来是很虚的,每个人都不一样。

朱波认为,眼光有两部分组成:

一部分是直觉,第六感,与生俱来的gift,感性;

另一部分是多年积累下来的判断力,和过往的经历有关。

直觉+过往判断力,从而形成眼光。判断人,是真的需要社会阅历的。所以,不好意思,天使投资人的活儿,理论上不适合年轻人干。

“成为合格的天使投资人,至少10年的磨练是要有的。”且10年还仅仅只是到达了合格的地步。

朱波将投资分为4个阶段:

第一个,看山都是山。刚入行看投资,一看,什么项目都好,都想投,贪婪无知。

第二个,看山不是山。前期投的项目都死了,然后就看这个也不能投,那个野不能投,有种恐惧感。

第三个,看山就是山。有一套自己基本方法,能分辨这个该投,那个不该投,这个时候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天使投资人了。

第四个,逢山必有路。只要有山在,总能找到路,也就是到了艺术的境界。

艺术的境界就更玄了。有的创业者,拿给一般的投资人看,按照一般的标准,会被认为是没有机会的。但是,艺术境界的投资人能够识别,这是一个真金,就会去投。

“扎克伯格在硅谷见了20多个投资人,没人理他。Airbnb也是,多少人曾经拒绝过他。大家都看好的案子,不见得最好。主流人都不看好的,有可能就是好案子,这种例子比比皆是。这就是艺术的境界”。

四、寻找优秀的创业者,也坚定支持年轻人创业

越是寒冬越容易分辨谁是真正的创业者。资本热的时候,趋势裹挟着人前进,资本冷的时候,就能看出谁在迎风往前赶路了。

中国很多创业者希望前边有标杆可以模仿。比如,北京有团队送外卖,杭州有团队就会说,我也可以做外卖,商业模式中的需求,全国各地都有,只是地域不同,最终看的是谁跑出来统一江山,每个人都认为我能成为美团、我能成为滴滴。

资本热的时候,伪创业者一大帮。反正别人做什么,他学了也能讲同样的故事。不好意思,今天投资人不听这样的故事了。今天投资人希望创业者能够找到自己的独特价值,找到真正的护城河在哪里,需要真正的创业者去深度思考。

优秀的创业者有种杀手级的感觉,威慑力,语气和手势可以作假,眼神是很难的。

优秀的创业者不太容易被投资人左右,对自己做的事情很坚定。

这些都是朱波对人的判断,有意思的是,朱波觉得,投人,也还是要看事情,如果这个事情不靠谱,那这个人也还是有点不靠谱。

朱波把创业者分为五类:

第一类是官二代创业不缺资源;

第二类是富二代创业不缺钱;

第三类是专家、科学家创业不缺想法;

第四类是精英创业不缺人脉;

第五类是草根创业,前面都缺,就是不缺梦想。

而在朱波看来,前面官二代、富二代、科学家都不靠谱。科学家为了科学而科学,不是商业目的出发,相对比较固执,很难在某方面说服他们。

朱波还是喜欢精英创业,成功率高嘛,创业者本身有比较好的教育背景、丰富的经验和资源,创业成功概率会大大提高。

但是中国的精英创业者,都被被一批高大上的投资人霸占着,朱波在初入行业时,投了一批草根创业,当创业者的co-founder一起来打磨项目。

“我今天这个档口会继续关注草根创业,继续支持,但是重点还是放在精英创业”。

朱波的创投经历中,还有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词是“90后”,毕竟他投了超级课程表、礼物说、神奇百货。

朱波解释道,他一直支持18~25岁的年轻人创业,因为他们是最具有逆反心理,没有过去只有未来,才能有颠覆性思维。他们没有办法和30、40岁的人去比资源,没有办法和50岁的人比经验。他要做成一个事情,必须要靠做新的东西。

毕竟,未来不可预见多于可预见,不可知多于可知,未来是断崖式的发展,年轻人才更容易把握这个断崖。

“我们整个社会应该鼓励这批年轻人创业。我们看世界上伟大的公司,谷歌微软FB、苹果,这些公司的创始人都是在这个年纪出来创业的”。朱波还希望,社会可以宽容,允许年轻的创业者失败。

朱波的理论中,有个“三个一”理论:

高中生创业,百万分之一成功率;

大学生创业,十万分之一成功率;

社会人创业,万分之一成功率。

其中,成功率不是正态分布也不是平均分布,比入,中国3000万大学生,300个成功苗子,分配在北大清华的会更多。

“优秀的投资人要找到一,不要忽悠不适合的人去创业。我从来不鼓励高中生创业,但是一旦找到那个’一’,不想错过,就要支持”。

五、一个没文化的投资人

邦哥:你怎么评价自己的知识体系?

朱波:我一直给自己定义是“没文化的投资人”。

不是贬低我自己,我认为,文化是知识的更新速度。2000年到现在,我基本上没有读过一本完整的书,我甚至连书都不读,因为我认为书本的知识结构太老化了,我们很多所谓的书,要么是心灵鸡汤,要么是很陈旧的知识体系。

我一直认为我们今天的社会进入到飞跃阶段,我们今天要获得的知识,是要通过敏锐的眼光、快速的学习和积累,不是通过书本来的。

书本上的东西,可以告诉你最基本的理论体系。创投永远不在书本上,永远在实践当中,在打磨的过程当中。

过去我们讲一代可能是12年,6年,今天的社会基本1年就有1波浪潮,半年就有新的东西出来。

我们已经没有办法用过去所谓的一招鲜吃10年。

以今天的知识结构判断未来,一定出错。

邦哥:所以永远这么惶惶不可终日,永远怕被抛弃?

朱波:对。所以我说我是没文化的,要想尽一切办法,博览新的东西。

来源:创业邦 ?作者:邦小二

继续阅读
  • 小编微信
  • 扫一扫联系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我
  • weinxin
趣果财经
  • 文本由 发表于 2016年9月3日17:50:13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