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新财报狂欢下的悲戚

  • A+
所属分类:互联网

近日,搜狐公布了本年度的第三季度财报,对于搜狐来说,这份财报显得尤为重要。8月份搜狐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后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亏损同比扩大至5290万美元,营收下降2%,整体业务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搜狐交出了一份不合格的答卷。

刚过去的那个炎热的夏天,都不能驱散搜狐的寒意,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因其不佳的业绩表现,导致其股价一日之内跌幅达到26%,市值不足4亿美金,如今的搜狐再也无力承担一次那样的震荡。

曾经的互联网巨头企业,面临的是市值没有公司账面现金多的困境。如此劲爆消息中,搜狐迅速成为了舆论的焦点所在,唱衰搜狐的声音屡见不鲜。

11月14日,在艰难走过三个月之后,搜狐公布了今年的第三季度的财报,整体业绩有了较大改善,股价涨幅明显。在濒死的边缘,曾站在互联网舞台中央的搜狐可谓是死里逃生,勉强扳回了一城。不过让人感慨的是,当前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搜狐,也曾走过一段无比辉煌的路,也正因此搜狐现状更是让人惋惜。

少年得志的搜狐

1994年一份电子邮件打开了中国的互联网的大门,到今年这个行业已经走过了25年头。这25年间,无数的互联网企业旋起旋灭,有无数的人因此站上巅峰,也有无数的人跌落谷底。如果说,整个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史是一部巨著,那么搜狐与张朝阳都是不得不提的话题。

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清华大学,毕业后前往麻省理工学院求学,顺利读完博士,张朝阳活成了众多人梦寐以求的模样。这个头顶有无数光环的“别人家孩子”,在互联网行业方兴未艾之时,选择回到祖国,投身于互联网行业。

1996年,年仅32岁的张朝阳获得了第一笔风险投资,创立了爱特信。同年年底,张朝阳花了两万元人民币“攒”了一台服务器,并把这台服务器放到了北京电信刚刚建成的主干网上,这是中国第一台商业服务器托管,也是中国的第一个商业网站。而这个时期,之后中国互联网史上出现的大人物,这个时期还难觅踪影。

一年后,网易在广州成立,1998年2月,搜狐正式上线,10个月之后,新浪也进入了大众的视线之中,至此,三大门户网站集结完毕,中国的互联网进入了崭新的时代。

搜狐成立后迅速成为了当时的门户三巨头之一,两年后的2000年,在世纪之交的热烈氛围中,搜狐在纳斯达克敲钟,市值为4.9亿美元,成为了互联网领域里一颗极为耀眼的新星。不过那时应该也没人会想到,发展近20年后,搜狐的市值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就在这一年,搜狐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最佳300名上市小公司之一,张朝阳和整个搜狐站在互联网舞台的最中央。最初肆意生长着的互联行业成就着年轻的张朝阳和搜狐,它们共同书写着属于自己的盛世篇章,而少年得志,大抵就是对他们最贴切的形容。

2002年,新生代市场监测机构最新发布的“中国市场与媒体研究”中,搜狐公司在全国30个主要城市网民中覆盖率居第一。这一年的第三季度,搜狐就实现了盈利,对比现在亏损不止的状况,那时的搜狐风光无限。

2004年,搜狗成立,王小川加盟搜狐。但此时,搜索的市场上百度已经成为了不容忽视的巨头。2005年,搜狐拿下了奥运会的赞助权,成了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个互联网类的赞助商。

转眼来到2008年,那个夏天搜狐的广告与标语伴随着奥运会出现在人民生活的每个角落里,成为那一年最夺目的存在。奥运第一周,搜狐创造了5分钟访问量300万,以及1小时访问量破亿等中文网站乃至全球互联网的多项纪录。

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搜狗输入法、搜狗搜索,搜狐众多的业务发展势头良好,整个搜狐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之景,张朝阳也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出现在大众视线里。搜狐与张朝阳一样,都走在一条坦途之上,那时的张朝阳和搜狐依然站在互联网行业的舞台中央,意气风发。

市场为搜狐想象了无数中未来,但没有人能预测到,搜狐会以极快的速度走向衰落。互联网门户时代的高潮已至,接下来的互联网主场交到了BAT手中,而搜狐开始走上了一段无法刹车的下坡路。

张朝阳放飞自我,搜狐颓势难逆

2010年左右,整个互联网行业变局丛生,移动互联网大潮初显。无数的新领域、新产业在这一时期被创造,有众多的企业因此起飞,但也有不少的企业被时代抛下。从传统PC端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行业巨大的转型也成了许多企业的转折点。

充满潜力的移动互联网浪潮中,BAT崛起、今日头条、美团也都得以腾飞,但纵观整个行业,曾立于行业顶峰的搜狐却渐渐沉寂的下去,这个曾活跃在众人视线里的企业现在踪迹却变得难寻。

有人说,少年得志是最大的不幸。这句话争议颇多,但在搜狐与张朝阳这里,这句话似乎得到了印证。

过多的成绩让搜狐变的不再敏感,风光无限之时它便躺在了功劳簿上。搜狐微博在与新浪的博弈中折戟,曾经走在前列的游戏业务也被腾讯、网易赶超,搜狐视频在BAT的战场上变得毫无优势可言,面对着来是汹汹的字节跳动和百度信息流产品毫无抵抗之力。至于火爆一时的社交、直播、电商业务搜狐更是无从谈起。

在行业快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不能提前布局往往就意味着落后,而一步踏错往往需要数倍的时间与物资投入才能扭转。而对于搜狐而言,不够清晰明确的企业战略规划使得搜狐错失了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也错过了电商、直播等众多风口,这一切直接导致了搜狐如今的困局。

当我们回顾这一段历史,重新思考搜狐得与失时,张朝阳成了最值得讨论的话题。

“当时我认为自己是最聪明最牛的人,失去了谦卑感......最初创业的目标是养家糊口、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但是当你能够养家糊口、物质都得到满足的时候,就很容易陷入精神的漩涡。”这是张朝阳提起从前时说的一段话,如此深刻的反省足以见得他曾经的荒唐。那时的张朝阳纸迷金醉,以不同的身份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爬山、客串电影、接受采访宛如明星。公司的事务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而他沉浸在镁光灯之下。

后来当张朝阳走出虚无的狂欢和抑郁症,重回市场之时,瞬息万变的互联网市场已经走远了,唯独搜狐留在了原地。

忏悔与补救往往无济于事,时代的车轮从不会为任何人止步,而搜狐就此落伍于互联网行业。

在搜狐因第二季度财报不及市场预期,股价暴跌26%的同时,曾经的对手网易、新浪都因财报表现优异股价得以上涨。

无论是当初门户三巨头中的网易、新浪、亦或是阿里、腾讯、百度还有后来崛起的今日头条、美团都在互联网的不断变革中取得巨大成绩。曾走在搜狐后面的众多企业,今天市值、业务都远超搜狐。

目前搜狐市值不足5亿美元且亏损不断,各项业务也很难看到生机,在行业不断的发展中,搜狐与其他对手的差距越来越大,21岁的搜狐似乎步入了山重水复之境。

新财报成救命稻草

在第二季度财报的巨大阴影之下,搜狐走的格外艰难。常年的亏损,始终不见起色的业务让市场对搜狐已经失去了信心,在外界的诸多猜测、质疑声中,搜狐迎来了第三季度财报。

这份尚可的财报,对于搜狐来说意义非凡,而业绩上涨、亏损收窄也给了市场巨大的信心,因此搜狐始终不振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后实现了盘中暴涨14%。

数据显示,搜狐第三季度总营收4.82亿美元,同比增长9%,高于市场预期,这一营收也好于同比下降2.26%的上一季度。同时,这一季度搜狐(不含搜狗和畅游)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5300万美元,和去年同期净亏损7700万美元相比,亏损收窄31%;同上季度净亏损6800万美元相比,亏损收窄22%。归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17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2300万美元,同比减亏26%。

营收有了较大改善的同时,搜狐的各项核心业务也有了明显的好转。

这一季度,搜狐的在线游戏收入为1.0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较上季度同期增长6%。搜狐的天龙端游和经典版天龙手游表现良好,同时这一季度新上线的手游天龙荣耀版也很好的拉动了整个游戏业务的增长。

在互联网行业受宏观经济影响,众多相关企业广告业务增长压力加大的今天,搜狐这一季度的在线广告业务(包括品牌广告和搜索及搜索相关业务广告收入)总收入达到了3.35亿美元,同比增长7%,较上一季度增长5%。其中搜狐的品牌广告收入为460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也有明显增长。搜狐主要的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达到了2.88亿美元,同比增长13%,比上一季度增长4%。

营收的上涨也离不开搜狐得到控制的成本支出。这一季度,搜狐费用为2.19亿美元,同比下降9%,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营业费用为2.1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0%。在市场推广费用和管理费用得到有效控制和业绩明显好转的情况下,搜狐实现了1180万美元的净利润,而上一季度这个数值为负的3337万美元,上年同期为负的10202万美元。

搜狐的第三季度财报虽不能够说多么的亮眼,但整体尚佳。对于沉寂多年,身处低谷的搜狐来说,这份业绩有明显好转的财报无疑是暗夜里的一束光,让搜狐在寒冬里看到春天到来的可能。也给了张朝阳说出,未来一两个季度搜狐将实现盈利的信心。

重回主流媒体,搜狗发展成果显著,此刻搜狐似乎走到了柳暗花明之处。

回归初心,媒体业务大突破

企业发展过程中,挑战与变局不可避免,而面对瞬息万变的市场,不断探索与转型始终是良策,特别是对于身处困局之中的搜狐来说,不思变就意味着死亡。

在搜狐一片狼藉之时,重回主流媒体成为了张朝阳最重要的选择。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持续回归媒体始终是搜狐的关键词。

第三季度,搜狐举办了“国民校花大赛”“无人机影像大赛”“搜狐马拉松”等众多赛事,张朝阳频频站台宣传。这些赛事大都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对于搜狐品牌力的提升起到了十分明显的作用。

举办这些活动本身就是内容产生的过程,这些有趣的活动、有意义的活动中,参与者以及专业人士探讨的过程和观点,本身就是内容的一部分,也正是搜狐回归媒体的进一步落地。在接下来搜狐还将举办“财经峰会”“人工智能峰会”等一系列颇具影响力和关注的活动,以此来不断提升搜狐的影响力和品牌知名度,为企业回归媒体的战略助力。

于此同时,改善新闻客户端的体验,打造优质内容,也是搜狐回归主流媒体的关键布局。第三季度内,以搜狐新闻客户端为代表的新闻产品持续改进推荐算法、优化社交功能,并着力提升用户使用时长,加强对用户UGC内容的运营力度,鼓励用户分享评论,改善互动,丰富客户端的可阅读内容,这些举措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数据显示,第三季度搜狐新闻客户端的用户使用时长较第二季度有了明显增长,同时搜狐号的创作者达到了60万人。作为最初的门户网站,搜狐在新闻和资讯上有一定积淀,如今更新算法,优化分发机制,为信息内容的生产与分发提供技术支撑都将进一步提升搜狐的使用体验,为企业回归媒体业务提供支撑。

另一方面,搜狐在视频业务上选择自制剧的道路,打造优质视频内容,同时削减视频制作费用控制制作成本。通过剧院模式建立长视频的内容分发,通过“推荐流+关注流”建立用户生成短视频内容分发,两者配合,这样的“双引擎”战略将进一步提升搜狐视频的竞争力。

无论是不断产生大量优质原创内容并举办各类大型活动,亦或是优化算法分发机制,找回初心、重归媒体业务的搜狐正在通过这些举措给为搜狐带来生机与活力,也在进一步巩固了搜狐媒体及其子品牌的影响力和核心竞争力。

AI助力,搜狗撑起半边天

搜索是搜狐的核心业务,也是营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张朝阳曾邀请过的李彦宏建立起了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帝国。多年前,被要求要在搜索业务上超过百度的王小川至今仍未完成张朝阳的目标,但他却用搜狗撑起了搜狐的一片天。

今天搜索业务收入营收占到搜狐总营收超过50%,搜狗成为拉动搜狐营收增长的重要搜索引擎。多年发展搜狗搜索和搜狗输入法在市场上都有了一席之地,但给出以百度为目标的搜狗现在虽仍不及百度,但在搜索败北后又走上了一条与百度相同的道路,开始专注于人工智能领域,用AI为自身赋能。

不同于百度宏大的人工智能商业版图,搜狗在人工智能上的发展更为专注。搜狗以语言为基础进行探索,以实用为导向单点突破、多场景打击,从而不断拓展搜狗人工智能的边界。王小川说,未来搜狐将围绕AI投入更多的资金,强化以语言为核心的AI技术的积累和探索,做AI赋能的智能硬件产品,帮助用户在更多场景表达和获取信息。

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搜狗从未止步。本季搜狗研发支出为500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15.9%,与百度16.7%的投入比重相差无几。大量的研发投入,使得搜狗在产品、内容、AI技术等方面均已走在行业前沿。

搜狗的搜索引擎在AI的加持下,这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了14%,搜索结果点击率等核心运营指标提升约10%,同时搜狗搜索持续完善内容生态,使得首条直接答案的覆盖率和准确率领先行业。

搜狗的语音中英文混合识别准确率达到65%以上,远、近场中文识别能力提升20%以上,同时近期搜狗推出的语音助手“智能汪仔”功能强大,为用户使用输入法沟通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正是基于这些,本季度搜狗输入法日活跃用户达到4.64亿,同比增长14%,日均语音请求峰值达到8.3亿次,较上年同期提升67%。

这一季度财报中,搜索和输入法两大核心业务作为驱动搜狗发展的双引擎,依然保持了良好增长趋势。同时智能硬件也有了良好的发展态势,今年3月,基于语言为核心的AI战略,搜狗开始布局录音笔行业,目前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数据显示智能硬件业务收入增加带动搜狗其他业务同比增长25%,达到2670万美元。

第三季度,搜狗的营收达到3亿美元,同比增长17%,在AI战略的加持下,搜狗的行业地位正在不断被夯实,营收状况得到改善,而这对于搜狐来说也是幸事一件。

重回舞台中央却仍然路程遥远 

搜狐在低谷里努力前行,寻找重回巅峰的机遇,第三季度,搜狐用一份向好的财报给了市场信心,也留住了自己的底气。但扭转乾坤,逆势而上的故事并不多见,搜狐和张朝阳要面对的依然是变局丛生,竞争激烈的互联网市场,本季度些许成绩难掩搜狐背后的弊病,也无法驱散它头顶的阴云。

低营收、低市值是搜狐面临的最大挑战,目前搜狐的业绩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但仍然处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同时互联网企业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做支撑,但这对于营收利润都不好看的搜狐来说,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不足5亿美元的市值确实难以支撑起太大的梦想。

另一方面,互联网市场之上巨头林立,搜狐主要的业务市场大都被瓜分殆尽,搜狐在这些行业独角兽面前并无优势可言,难以突围。

占搜狐营收大头的搜索业务,面对的是百度这个垄断行业多年的巨头,同时移动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使得搜索业务逐渐走向式微,市场上关于“搜索已死”的论断层出不穷,整个行业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搜狐自然也不例外。

而视频业务上,BAT站在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背后就已经奠定了视频市场的格局,在这样的夹缝中,想就此闯出一片新天地可谓是难上加难。同时今日头条、百度的信息流产品,腾讯、网易的游戏都是市场中难以超越的强大对手。加之行业发展成熟,资源不断向头部集中,搜狐的逆袭之路必定会越来越艰难。

旧业务不容乐观,搜狐的新业务也并没有溅起太大的水花。6月份,搜狐推出了社交产品狐友,企图从中打开一个全新的市场,但到目前为止狐友的发展状况并不理想。这个代表搜狐未来的产品,在社交这个新的业务方向也很难抢占到用户和市场。

营收依然不佳,业务虽有回暖但没有强有力的新增长引擎,这是搜狐面临的残酷现实。而如此现状之下,整个集团能否走出泥潭尚且未知,更遑论重回舞台中心。

总结

2016年,张朝阳曾说将用三年时间回到互联网舞台中央,如今三年已过,搜狐仍然处在一个极度尴尬的位置。

走下神坛的搜狐和张朝阳,大概与遗憾很难脱钩了。那个曾经高调行走在娱乐圈的张朝阳,坚持在直播间里读英语,被称作“外墙玻璃能反射出100个太阳光辉的搜狐大厦”如今成了搜狐最值钱的东西,但曾经的光芒似乎也再难寻觅。

发展21年,但市值却回到了最初的起点,走过许多弯路的搜狐,正在为自己曾经的错误付出代价。高楼起,宴宾客,眼看搜狐不觉若现。今天搜狐唯有成功的转型与突破,才能扶大厦之将倾,也只有这样搜狐才有能谈的未来,但我们都知道,这样的机遇并不易得。

文,蛇眼财经记者/陈星星,公众号ID:sheyancaijing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蛇眼财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