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千亿营收梦”,相差不只300亿

  • A+
所属分类:财经

1.jpg

2017年,蒙牛提出了“双千亿”目标,即在2020年实现年营收和市值双双达到千亿级。

如今到了2019年,正是蒙牛实现千亿营收的关键时期,那它离实现目标还有多远呢?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蒙牛2018年全年营收为689.77亿元,营收同比增长为14.6%,离千亿营收目标还差300亿。按此增长速度,蒙牛在2020年营收可达906亿元,距完成目标相差百亿。

如果蒙牛要想在2020年达到千亿营收,必须保证未来两年内营收平均增幅达到20.41%,参考2016年到2018年蒙牛的增速分别是9.7%、11.9%和14.7%,蒙牛恐难在2020年圆梦。

何况,蒙牛离实现千亿营收目标,不仅只是相差300亿那么简单,蒙牛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其他的。

一、半年三换帅,并购资产亏损拖累,恐伤其根本

企业核心团队是公司的定海神针,作为战略制定者和执行统筹者,他们掌控着企业的航向,频繁更换,则会导致企业战略不稳。

今年正是蒙牛冲击千亿营收的攻坚时刻,蒙牛却在半年内三换主帅,公司董事长从马建平换成了于旭波,现在又变成了陈朗。

核心团队的频繁变动不仅扰乱人心,也会给公司业务发展方向增加不确定性,很容易伤及企业根基。

其次,蒙牛这几年的战略并购也算不上成功。

众所周知,蒙牛从2012年到2018年一直都在买买买,98亿元收购了雅士利,3.034亿收购中国圣牧,16亿收购现代牧业等等,超百亿收购金额相当于蒙牛近七年的净利润。

并购没问题,问题是并购没有让蒙牛变更好,反成累赘。根据中访网财经中心 张燕 孙书沁的稿子说法:中国圣牧2018年亏损22.25亿元,现代牧业则亏损4.96亿元,这让蒙牛增长进一步承压。

二、低价抛售君乐宝,主力业务造血难,动其筋骨

并购资产亏损拖累了蒙牛的业绩增长,那可不可以在获利时抛售并购资产,为企业减负呢?

2019年7月,蒙牛将所持君乐宝51%的股份全部销售,获取了40.11亿,蒙牛在9年获利9倍,从资本层面来看还算不错,但在“千亿营收”攻坚之际,出售君乐宝对蒙牛来说并非明智之举。

与那些处于亏损状态的不良并购项目不同,君乐宝2018年营收为130亿元,约占蒙牛总营收的2成,净利润为3.07亿元,堪称优质资产。

此外君乐宝能在9年内从一家十亿营收成长为超百亿营收的公司,其成长性非常不错,后面营收还将继续增加,据业内人士预计其营收将在2019年将达到150亿,2020年将达到200亿。

蒙牛此时出售君乐宝,不仅会造成利润和营收的缩减,更让摆脱了“同业竞争”束缚的君乐宝成为蒙牛的一大竞争对手。

除却与君乐宝分手,蒙牛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依然不容乐观。

作为蒙牛主营业务表现最出色的液态奶,其2017年和2018年的税前利润分别是37.54亿和35.32亿元,利润同比下降5.91%,值得警惕。

而另一大主营业务奶粉在2018年才刚刚扭亏为盈,盈利2.08亿元,体量小对利润的影响有限。

至于冰淇淋和其它业务仍在连续亏损中,前者亏损约为0.74亿,后者亏所约为0.31亿。主营业务增收不增利,为蒙牛营收持续造血的能力减弱。

可见,主营业务造血难,抛售年营收过百亿的君乐宝,已伤及蒙牛的筋骨。

三、营销用力过猛,研发投入不足,横纵向发展受限

为了实现千亿营收目标,蒙牛不可谓不拼,不过它拼的是营销而非产品研发。

据年报显示,2018年蒙牛的营销(广宣和销售)费用为188亿元,占营收比重的27.3%,同比增长26.7%(2017年是148亿元),已经超过了营收增幅的14.6%。营收上的增速远低于其营销费用的增速。

2.jpg

(数据来源《看财报丨蒙牛的两个短板》)

这意味着蒙牛虽然营销费大涨,但并没有高效拉动营收的增长。

与营销投入的大手笔相比,蒙牛在研发上的投入显得极其节省,2018年其研发费用仅为1.59亿元,与188亿元的营销费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们知道产品永远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产品竞争力的提升带给企业的是持久的影响,而营销则存在赌的成分,也有一定的时效性。

比如2018年世界杯期间,蒙牛押宝梅西,希望能通过梅西带领球队不断晋级来塑造蒙牛坚韧不拔的品牌形象,哪知道并未能如愿。梅西在这届世界杯期间只进了一个球,阿根廷也在第二轮就早早出局,对蒙牛的帮助不仅有限而且短暂。

而在营销费用方面用力过猛,则可能会占用蒙牛大部分现金资源,导致蒙牛现金流吃紧。

2019年6月24日,蒙牛、可口可乐联合赞助2021-2032年的奥运会,与奥运会组织方签署了一份30亿美元的合作协议。7天后就有了蒙牛以现金支付的方式出售君乐宝换取40.11亿元的操作。

即使有了这波现金输血,蒙牛的现金流并不宽裕,据相关数据显示,蒙牛流动资产在2018年年底时只有297.41亿元,货币资金72.98亿元,负债率为54.16%,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值为63.63亿元。

此外蒙牛还在7月11日发行了2024年到期的5亿美元3厘债券,这种通过有息负债融资也从侧面证明其现金流吃紧。而现金流吃紧不仅影响其后续通过并购优质项目实现增长,还会导致其出售类似君乐宝这样的优质资产。

可见,营销费用过猛可能会占用蒙牛大部分现金流,从而让其在横向发展方向受限大增,而研发费用不足则会导致产品竞争力下降,两者叠加则会让蒙牛在纵向(产品研发)和横向(战略并购)发展方向都受挫。

写在最后

从2018年营收数据看,蒙牛离2020年千亿营收还差300亿,显然以2018年的增速发展,蒙牛在2020年并不能圆梦,这要求蒙牛在2019年加倍成长。

遗憾的是,目前2019年已过大半,蒙牛今年在经历了半年三换董事长,抛售君乐宝痛失超百亿营收之后,蒙牛业绩增长和来年营收能否与2018年持平尚且难说,更难言增长。

如今2020年越来越近了,看来蒙牛的“千亿营收梦”是个遥不可及的梦。

【完】

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AI新媒体,今日头条青云计划获奖者TOP10,文章长期“霸占”钛媒体热门文章排行榜TOP10,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重点关注领域:AI+医疗、机器人、智能驾驶、AI+硬件、物联网、AI+金融、AI+安全、AR/VR、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机交互等。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zhinengxiangdui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