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边界,模糊核心,美团的故事只剩下亏损吗?

  • A+
所属分类:全球科技

微信图片_20190712180140.png

据界面新闻《2019《财富》中国500强:海底捞首次入榜,美团成亏损之王》一文披露,在中国企业500强里,美团点评居以亏损接近1155亿元的数额,成为榜上亏损居于首位的企业。而美团2018年公布的财报显也示,2018年美团年内亏损总额约为1155亿元,这与《财富》中国500强企业公布的数据一致。这相当于2018年美团平均每天亏损3.16亿元。

微信图片2019071213.png

已经成立9年的美团近年来一直在拓展新的业务,形成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和新兴业务几个板块,但在高竞争的市场环境下,除了外卖业务,没有一项能够实现盈利,这也导致美团从2015年就开始亏损,2015-2018四个年头里美团的持续亏损总额已经将近230亿元人民币。

6月14日,美团微信公众号发布一文《我“变”了,您发现了吗》,公布美团系所有产品视觉都刷成黄色,“想将所有线上线下曝光进行视觉化统一,从流量到品牌一体化,大家看到黄色就会想到我们贴心的服务。”但,改变颜色,也没法止住大众对美团通过烧钱进入别人领地,想颠覆比自己更专业的公司,却又没能力盈利的质疑声。

从“百团大战”中存活,收购大众点评,登陆港交所,市值曾一度接近4000亿港元超过小米和京东的美团,是什么原因成了“亏损之王”呢?

1、与投资人“渐行渐远”

提到美团的发展史,就无法绕过在2011年的“百团大战”。2011年下半年,发展一直如日中天的拉手网、窝窝团和高朋网,却在冲刺IPO时候纷纷折戟,而本来处于第二梯队的美团,2011年7月在得到包括阿里在内的B轮5000万美元投资,同时阿里出身的干嘉伟担任COO,2012年美团实现了弯道超车,成为“百团大战”的最后赢家。

也许是阿里的强势,欲把团购捆绑于淘宝平台之上,让王兴不接受的深度控,根据贤集网资讯,2013年开始美团就筹备摆脱阿里。2014年5月美团接受其他资方3亿美元C轮融资,稀释阿里的影响力,阿里想扩大话语权,被王兴拒绝,双方开始出现意见不一致,但表面上相安无事。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此次合并美团引入了腾讯的资金,阿里股权被稀释,据搜狐网消息,2个月之后,之前靠阿里投资存活于“百团大战”的美团就宣布与阿里彻底分手,2016年1月阿里以9亿美元出售了美团股权,由美团点评的新股东们接盘,同时,腾讯对美团追投了10亿美元,美团彻底的倒向了腾讯。

之后,王兴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说过“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言下之意似乎所指阿里没有底线。但不管怎么说,阿里和美团也算是相识于微时了,阿里几乎参与了美团B轮后续的每一轮融资,可两者却始终貌合神离,最终只能渐行渐远,但公开场合怼大股东,也不是太好的行径。

阿里退出美团之后,美团要求商户停用支付宝的消息上了新浪科技等多家媒体。

据新浪科技消息,美团针对已经开通支付宝的商家开展“闪电行动”,要求每个地推工作人员至少下线两家支付宝商家,撤掉支付宝的宣传海报和付款指示牌,并且让商家彻底关闭在支付宝上的店铺,否则提高商户提成比例。对此,美团阿里均未做出回应。2018年4月,在美团APP上,有用户也称没有支付宝选项,美团方面承认确实存在这种现象,但却解释说:这是根据用户支付习惯推荐支付方式的结果。

如果说停用支付宝,是因为阿里退出后,开始加大对口碑的扶持力度,同时收购饿了么,和美团核心业务展开竞争,美团必须要全面与阿里开战。那么,站在腾讯背后,美团对微信移动支付也依然三心二意。

2016年2月26日,美团在美团APP上线了美团支付,与支付宝、微信支付并列。同时,大力补贴使用自己支付产品的用户。不难看出,美团在O2O市场获得稳固地位后,开始有意构建自身的支付产品,在摆脱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切入互联网消费金额业务。美团支付能不能做起来暂且不表,但这样的操作,确实实实在在伤害了腾讯。

如今,在内,美团亏损不停,虽说有腾讯的支持,但是腾讯只是将美团作为流量输出的一个变现窗口,以后会发展到如何地步,并不是腾讯考虑的事情。在外,饿了么负责到家,口碑负责到店,在阿里的体系里,势头已经盖过美团。到头来,坚持独立坚持自我的美团,走到了孤家寡人的局面。

2、与合作伙伴“貌和神离”

2019年5月,IPO在即的瑞幸咖啡放弃向社会开放运力的美团新品牌“美团配送”,转向饿了么寻求合作,这离2018年12月,瑞幸与美团达成合作,不过半年的时间。

根据瑞幸咖啡的上市招股书,瑞幸咖啡2018年售出9000万件商品,每个月卖出的咖啡数量高达1630万杯。与美团合作的近5个月里,根据界面新媒体报道,一个月通过美团APP下单到瑞幸咖啡的才500单。这样的对比太强烈。

瑞幸与美团合作的本意,应该上是瞄准了美团的巨大流量和配送能力,期望可以借助强大的流量入口获取更多消费者,以及美团外卖的骑手资源补充自己在运力上的不足,但是如今看来比起期望值,落差太大!

美团流量变现乏力背后,反应的可能是生态构建能力的不足,虽然对外开放配送平台是对的,但缺乏有效的生态支持,这种流量集中的打发并没有有多大效果。所以与瑞幸也只能渐行渐远。

瑞幸的离开,可以说是现阶段与美团还不合适,但美团外卖入住商家的逃离,就更好的说明了并不是有流量就能掌控一切。

移动支付网6月发文称,“去年11月,美团提高对商家的佣金抽成,一次性上涨了7%,从原来的15%变成了现在的22%。到目前为止,美团在部分城市的佣金也已经从22%上涨到26%。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饿了么反而将外卖费率下调了3%。

不仅佣金抽成上涨,美团在6月30日向商户发布公告,从7月1日起,微信支付费率提升至0.38%。并表示,全量存量绿洲商户将迁出绿洲计划。

2017年5月,微信支付推出“绿洲计划”,对围餐商户实行0费率政策,服务商奖励0.2%,2019年7月,奖励调整至0.1%。为了让补贴政策调整不影响商户,微信曾要求相关服务商不得擅自提高费率。但“任性”的美团退出了“绿洲计划”。商户没有微信支付0.1%激励,微信支付官方费率维持0.2%,美团则将费率调整至0.38%,美团获益0.18%。”

在其他友商均未涨价,且微信支付官方也有相关公告下,美团对餐饮商户微信支付费率涨价的做法,显得十分不厚道。加上日渐上涨的高额抽成,商户逃离美团成了趋势。

但不知道瑞幸的离场、商户的逃离,有没有让美团认识到高流量比不过得人心。

3、探索边界,核心正在模糊

美团曾经想过收购饿了么,但是被饿了么拒绝了。而后,在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之前,美团说:打饿了么就像站在二楼打一楼。

据易观数据,中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2019上半年的线上交易规模达到9159.8亿元人民币,饿了么市场份额达43.9%,环比上涨3.7%,而美团外卖份额环比下跌2.5%,饿了么市场份额一路走高,增幅行业领先,呈现全面追赶态势。

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后的第四个月,新任CEO王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饿了么现在已经站在了三楼。易观数据有力的证明了王磊的说法成了现实。

美团的外卖业务曾一度撑起上市的估值,也是美团最核心的业务,一度迫使阿里扶持口碑收购饿了么来与之抗衡,按理说,美团应该好好建设自己的护城河形成自己最核心的竞争力,但美团却不走寻常路,不停探索边界。

目前,美图的版图上,已经有了包含美团、大众点评、猫眼等的到店业务,包含美团外卖、美团跑腿、小象生鲜等的到家业务,包含美团旅行、美团酒店等的酒店旅游业务,以及摩拜和美团打车的出行业务。美团不停的烧钱进入其他领域,却又没能形成竞争力,不断地把各种业务堆砌起来,却没有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型,不停的探索边界,却模糊了自己的核心。

亚马逊的创始人贝索斯有一个比喻叫“飞轮效应”,有一个巨大的轮子,又沉又笨,你要是想把它转动起来,非常困难。但你在这个轮子的每一个点上都使力气,顺着同一个方向转动它,刚开始会非常慢,但是每一次努力都不会白费,一旦转动起来,它就会转得越来越快。

也许对美团来说,到家、到店、酒旅及出行业务,也许都是它的发力点,但目前来看,这些业务似乎并没有使上太大力气,美团这个巨大的轮子,依然没有转动起来。

结语

综合来说,与投资人的“渐行渐远”,与合作伙伴的“貌合神离”,都是导致美团亏损的原因。但归根结底,美团需要理清楚自己的商业模式,构建自己的核心商业竞争力,这样,才能实现“飞轮效应”。

不然,永远无法摆脱亏损的命运。

【完】

曾响铃

1钛媒体、品途、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多家创投、科技网站年度十大作者;

2虎啸奖高级评委;

3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4《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

5钛媒体、界面、虎嗅等近80家专栏作者;

6“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7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