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空机构两度狙击,波司登2018/19财年业绩显著,未来到底是否值得关注?

  • A+
所属分类:新零售

图片1.png

图片来自网络

文|陈选滨

来源|螳螂财经

北京时间6月26日午,“国内羽绒服第一品牌”波司登发布了2018/19财年年度财报,业绩显著,对近两日的“沽空事件”予以强力回应。

此前,国外沽空机构博力达思(Bonitas)陆续发布两份沽空报告,明言波司登股价一文不值。前一份于24日发布,狙击效果显著,一度让波司登股价大跌24.78%,并于盘中停牌。后一份于26日上午,即波司登财年度财报发布前,再次指责波司登的多方问题。

此间,波司登三次予以公告回应,一一疏解博力达思(Bonitas)的质疑,态度强势,获多家券商力挺。

沽空事件目前发展如此,后期发酵有待观察。然而,比起沽空机构存在偏见性的沽空报告,波司登的年度财报更具有说服力,值得行业关注。

2018/19财年报告:总营收破百亿,主品牌贡献率逾2/3

截止2019年3月31止,波司登的年度总营收同比上升16.9%至约为103.84亿元人民币,毛利约为55.14亿元人民币,毛利率同比上升6.7个百分点至53.1%,远高于目前服装制造业的毛利率中值水平24.2%。

2019财年的销售成本约为48.70亿元人民币,同比上升2.35%。可见,波司登不仅在营收方面有所突破,在销售成本控制上依然具有较好的把控能力。

年度净利润约为10.06亿元人民币,计算净利率为9.69%,高于行业中值水平,但因为行业内极差较大,以此判断波司登的税后利润一般。

2019财年的流动资产总额为111.38亿元人民币,其中主要份额在于存货、其他金融资产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17.54亿元人民币,流动资产为63.42亿元人民币,短期内公司具有较好的风险把控能力,资金周转较灵活。

在本年度,波司登的品牌羽绒服业务营收约为76.58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的73.7%,依旧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贴牌加工管理业务营收13.68亿元人民币,占比为13.2%。女装业务为12.02亿元人民币,占比为11.6%。多元化服装,即家居服装、男装等,大幅度收缩,占比为1.5%。

波司登的四大业务模块,主品牌羽绒服业绩显著,占比逾2/3,在围绕“全球热售的羽绒服专家”的品牌定位和“多品牌策略”的战略指导下,该业务仍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新晋品牌雪中飞与冰洁具有一定的成长空间。

聚焦乡镇市场的中端品牌雪中飞与主打性价比,聚焦年轻市场的时尚品牌冰洁,在战略层面来看,方向上没有太多争议,主要还得看战术上的打法。由财报披露,在羽绒服品牌这一条主线上,波司登已经伸展出多条分支。

除了多品牌策略延伸的雪中飞、冰洁等子品牌,还在新品系列上进行二次重点打造,其中包括高端户外系列、设计师系列、漫威系列等等,如此多维度的品牌打造十分考验波司登的产品运营能力。

图片2.png

从目前公司的模块业务来看,波司登在多元化运营的能力上并没有太多显著成绩,虽然同是羽绒服品牌,但对于产品运营而言多维度的品牌塑造无疑是增加了难度与复制性,能否协同发展还待观察。

在多元化服装业务上,本年度的营收约为1.56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大幅度减少86.3%。除了公司层面的战略“聚焦主航道,收缩多元化”的影响,也让人对于波司登在多元化产品运营的把控上存在疑虑,故此才会对羽绒服主品多元战略发出疑问。

其次,沽空机构做空波司登的关键点便在于波司登曾花费较大的金额收购了多家女装品牌,但目前而言,女装业务的营收似乎并没有太多亮眼的地方,足以撑起波司登更大的盈利空间。

当前波司登的战略方向又是“重建羽绒服品牌效应”,将公司的焦点放在羽绒服品牌上,冷却了其他业务的发展速度,显得之前的行动似乎是做了无用功?!

在目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和市场环境复杂化的情况下,波司登需要转型,是一件必要且极具风险的举措。沽空机构半空狙击,溜了空子,不难看出国际对于波司登的关注。目前的财报数据还是相对较出色的情况下,更应该关注一下波司登未来的举措。

传统的服装厂商要转型,能往哪个方向走得更远?

半空受狙,波司登未来到底值不值得关注?

在日渐激烈的互联网经济冲击下,传统厂商的转型与试错是常态。波司登由羽绒服品牌到多元化发展,再回到羽绒服品牌的反复过程无疑是一个试错的周期。

在这个周期中,对于沽空机构而言,是一个非常值得利用的“半空期”,往往能一击中的。本次波司登的沽空事件,已经发展近4天时间,虽然前期股价闪崩,但截至北京时间27日15点,波司登的股价已经回涨至每股2.09元,情势见好。

图片3.png

当然,比起沽空机构的半空狙击事件,波司登未来的举措更值得行业关注,继续解读2018/19财年年度财报,“螳螂财经”认为以下几点值得讨论。

IP联合

在IP联合上,波司登曾有两次非常成功的案例,一次是迪士尼系列,另一次是2018年度的漫威系列。在两个国际大IP上踩对了点,让波司登的热度在国际上迅速增长,完成了一次IP+商业的胜利。

IP的成功利用是一次双赢的过程,对于传统厂商而言,更是一次进入大众视野,点燃社会话题的机会。服装与影视IP更有与文化联动的天然性,在这方面的合作非常值得期待。

对于波司登而言,一方面是与国际市场接轨的商业使命,另一方面则是作为民族品牌的文化属性,在财报中阐述的IP联合内容,更让“螳螂财经”期待波司登未来在民族文化与国际市场上的链接作用。

根据数据显示,目前波司登品牌无提示第一提及率为66%,净推荐率为49%,在中国消费者的认知度为97%,数据板面比较漂亮,在行业居于领先。在这份数据的支撑下,基于IP联合的商业模式是一条可见爆发力的道路。

拉式供应

作为一家传统实业厂商,或许没有什么比供应链更值得关注和解读。在财报中多次提及的拉式下单、生产、铺货应是本次年度财报最大的亮点。

相比推式供应链,拉式供应链的优点在于消费者需求导向,由供应链的终端消费需求来决定上游制造商的产出。什么时候需要货,什么地方需要货,都有详细的数据支撑,门店“卖多少则产多少”,而不是传统的“产多少再卖多少”。

当然,这不仅需要波司登在信息传递、库存管理和物流配送上具有更高效的反应速度,同时也意味着成本费用更高。完整的拉式供应链意味着厂商能有足够的能力协同上下游关系和保证两端信息传递的高效性与完整性。

对此,波司登在财报中继续披露,在物流配送上继续优化,设置中央配送中心,砍掉多余的配送流程,直接采用“CDC直接分发门店”的一级配送流程,达到快速响应市场要求的目标,同时实现全国货品共享。

比起线下门店的精简和优化,供应链上的协同更令“螳螂财经”对波司登的行业能力加以肯定。以目前的财报数据来看,过去一年的拉式供应链未对波司登的成本带来过高的压力,态势发展良好,期待后期的继续发展。

线上布局

2018/19年度财报数据显示,波司登的羽绒服业务与女装业务的线上营收分别约为17.66亿元人民币及0.68亿元人民币,同比上升55.6%及11.8%,分别占比两者总营收的23.1%及5.6%。财报披露,线上合作主要是与天猫、唯品会的战略合作,来推动业绩增长。

入局线上电商,波司登不算太早,渠道也没有扩展的太广太深,未来的发展仍具有较大的运营空间。财报显示,波司登的羽绒服品牌零售网点为4628家,约24.3%位于一、二线城市,75.7%位于三线或以下的城市,基于波司登完善的门店布局和扎实的物流支持,进入电商领域具有较大的优势。同时,如协同线上与线下的发展,波司登在新零售领域具有可观的潜力。

财报披露,对于线上布局,除了与电商平台的商业合作之外,波司登将开展与新媒体的线上合作。在战略思维上,这一点对于传统企业而言确实非常前卫。不可置疑,与线上新媒体的合作,对于品牌形象、IP打造、热点营销等等都具有十分明显的导向作用。未来,在互联网上,或许将继续看到更多波司登的信息,这家民族品牌企业将以什么样的面貌登上互联网的舞台,令人瞩目。

结语

财报数据往往比沽空报告更具说服力,企业实力往往也比小道争议更具信服力。继27日波司登发布第三份公告回应之后,沽空机构博力达思(Bonitas)未见继续发布报告,或是得利离场,或是筹划下回狙击,有待观望。

比起资本市场的投机行为,或许波司登实际业务更有讨论的价值。面临战略转型期的波司登一方面是线下市场的精简与协同,另一方面则是线上渠道的开拓与合作,回归羽绒服的品牌重心,在市场方向与资源分配上应更具优势。

当然,本次做空事件多少暴露出波司登在资本管理方面的短板,置身国际市场与资本市场,或许波司登在转型的同时,也要协同企业管理的进步。

下一步,或许波司登走得更稳。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完】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泛财经新媒体,《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微信十万+曝文《京东走向“四分五裂”》创作者;重点关注:新金融、新零售、上市公司等财经金融等领域。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