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电动牙刷,让他成了北漂

  • A+
所属分类:全球科技

图片1.png

文|佘凯文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

2017年,结束一年北漂的周明(化名)回到家乡省会长沙,用他的话来说在北京的一年时间,“尝过了灯红酒绿,试过了纸醉金迷,有过了醉生梦死,也受够了压力和焦虑”。

在北京从事娱乐经纪行业的他,每晚跟着老板出入各种酒局成了固定工作之一,对于刚毕业的他而言,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甚至他一度觉得“终于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最高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到5、6万,即便是在北京这个收入也相当丰厚,在没有工作安排的夜晚,他自己也会邀上三五朋友,继续那种“他想要的生活”。

1、

时间回到2016年,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周明刚刚毕业,就读的学校不过是长沙一所专科院校,还是在当地的口碑还算不上好的那种,那时的他觉得自己该出去拼一把,但绝对没想到,这次北漂不过一年。

出生在衡阳县某镇,那是一个连四线城市都算不上的地方,在明白留守儿童的概念后,才知道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从小的生活与周边的小孩基本没有差别,浑浑噩噩、打打闹闹,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大学,对于外出读书,他有着一半期待,一半忧虑,期待终于“步入社会”,又忧虑自己能不能适应。当然还是期待多于忧虑,用他自己话说“毕竟读的是播音主持专业,女同学应该蛮多”。

大学生活对于他这种标准的小镇青年,无疑是新奇的,新环境、新面孔、新体验,但这种日子也很快就腻了,“大学没什么好怀念的,包括谈过的恋爱。”这是他从北京回来后的感受,“大学经历的一些事情,现在看起来就像过家家,那些曾经以为自己过不去的坎,也显得好幼稚。”

当然这并不包括,周明口中那个让他成长的“电动牙刷”。那是2016年临近毕业,同寝室一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室友,在家里的资助下买了一个飞利浦的电动牙刷,那是周明第一次知道牙刷原来还有电动的。

在一次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拿起了那个在他看来很特别的牙刷,事情就是这么狗血,一个无意的举动却成了他之后拼搏的动力。

不出意外,他弄坏了那个牙刷,被室友发现,他也承认了自己的过失,但赔偿的话实在是没能说出口,因为当他知道那支牙刷价值1200元,是他一个多月的生活费以后。

1200元的一个牙刷,这让周明觉得莫名其妙,他那个几块钱的牙刷已经用了快1年,刷毛都弯了,牙刷和牙刷之间的差距为何这么大?

在弄坏了室友的牙刷后,两人的关系也变得十分尴尬,一个不好意思开口索赔,一个没能力主动赔偿,两人因为一个坏掉的电动牙刷越走越远,而没多久后各自开始了外出实习,便至今也没了联系。

这也是周明第一次知道原来通过吃喝玩乐建立起来的“革命友谊”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坚固。

也因为这个电动牙刷,周明泛起了出去闯闯的心思,即便长沙相比自己的老家要大很多,可与北上广相比长沙又实在算不得什么。

2、

终于当行驶的火车历经几个小时的奔波达到北京后,虽然不至于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却也着实有着不小的兴奋,可兴奋的情绪并未持续太久,现实打败了他。

吃饭、住房、工作都是摆在眼前的实际问题,而此时周明却毫无头绪。好在北京他还有朋友,有个远在6环外的出租房能让他寄宿。

凭借还算不错的业务能力及外在形象,通过一些同学中介的形式,也偶尔能接到一些主持的活,却只能刚好勉强解决自己的温饱,面对北京高额的生活成本,他依然显得手足无措。

幸好老天的对他的考验没持续太久,在网络海投的简历终于有了回音,一家娱乐经纪公司邀请他去面试,不过却不是他以为和熟悉的播音主持,而是娱乐经纪人,但这并未让周明犹豫太久,找到一份工作才是他的当务之急。

一开始,工作内容很不是很难,当当老板的助理,打打下手,干点杂活。头一个月他拿到了4000多的薪水,这是他读书时4个月的生活费,但这是在北京,除去与住房的租金2800、上下班的车费一个月500,其它根本没得剩,吃饭还需要朋友救济。

周明的公司虽说是家娱乐经纪公司,但他们很大一部分的收入来自于招收“练习生”,什么都不懂的周明为了能多赚点,也加入招生人员的队伍。

“其实就是销售,说的好听点叫娱乐经纪人。不做没办法啊,确实跟自己的初衷差蛮远,但要吃饭的嘛,但那时候真的不知道这里面怎么坑。”

“5万多一个人的培训费,培训为期2年,招一人我可以拿1万多,之后我也可以招助手,他们出去跑,我只要在办公室里和来人的家长谈就行了。最后99%的人培训了两年又都回去了,能走到公众视野的寥寥无几,去年那个大型男团选秀节目里,倒是有一个我当时公司的练习生”。

第二个月,周明如愿招到了“练习生”,工资一下翻了3倍,在工资到手的当天他终于在网上买了一个“梦寐已久”的电动牙刷。

他觉得,“电动牙刷”已经成了他的怨,他的第一个想法是把他寄给他室友,算是赔他了,但实在不知怎么开口。

无论如何,周明对于这次消费十分满意,觉得自己算是有出息了,花1000多买个电动牙刷,在以前他一定会觉得是自己疯了,现在眼都不带眨的。

都说由俭入奢很简单,事实也确实如此,特别是像周明一样的年轻人,当他拿到的工资相当于过去自己1年生活费后,他觉得自己是该做出改变了,对生活品质的改变。

从电动牙刷开始,他换了很多的老东西,例如他使用分期给自己换上了最新的苹果手机、家里衣柜的空间也越来越小,最重要的吃吃喝喝当然也没落下。

其实周明的经历与大多数小镇青年没有本质区别,通过不同的路径挣到了钱,不会再像自己的父母或老一辈人,还是紧紧巴巴地过日子,该花的他们从不含糊,再加上身在大城市,不知不觉也会受身边环境影响。

“在挣到5万多的那个月,我是真的飘了,晚上请客喝酒就花了万吧,觉得自己快要混出头了”。

但没想到下个月就被打回了原型,“招不到人了,这个钱太不稳定。再说搞久就知道,这个其实跟‘骗’差不多,连自己的年龄都是隐瞒的,为给人信任感,我都是说自己27、8岁,并且一开始跟人家说的天花乱坠,都有一套专业的说法,之后实际上的培养还需要投入一开始的10倍甚至100倍的金钱才有可能换来出道,也有那种家庭条件一般但子女一定要报名,比如一个从广西上来的,家里只能先付一半的钱,也收了,公司的意思有钱先赚了再说,干得多了良心上实在过不去”。

“再加上喝酒应酬,一年下来身体也吃不消了,家里面那时又希望自己回长沙,加上逃离北上广又成了‘流行’,所以在北京干了一年就回来了,”。

3、

周明将很多物品留在了北京的出租房里,只有那个价值千元的电动牙刷,他带回了长沙。

“很有意思吧,我想我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这么强的赚钱欲望,去买一件商品了”。

不过,即便是拥有了电动牙刷的购买力,甚至回到了长沙,他却没想到还会在电动牙刷上遇到坎。

回到长沙后,周明开始自己做短视频,“自己做短视频自媒体也算是本行吧,在北京没能做到台前,就在短视频平台下满足下自己”。

目前周明正是从事着短视频自媒体的工作,他自己的号在各大短视频平台都有露出,内容涉及开箱测评、手机技巧、汽车等等,在抖音的汽车垂直领域号粉丝量最多,已将近100万。

而好巧不巧的是,从去年开始,各种网红电动牙刷开启了野蛮生长,他们有别与传统例如飞利浦、欧乐B等品牌,互联网属性极强,所以其推广模式也非常看中线上,各种短视频博主都成了电动牙刷厂商们的攻略目标,但这些名单里却没有周明。

“这确实让人想不通,我测评号也有将近20万的粉丝,都是真粉,不是什么买的僵尸粉,那些几万粉丝的号都拿到了电动牙刷广告,我没有”。

不过好在,这次电动牙刷并未绊住他,“随缘吧,我汽车号也接了些广告,现在整体经济大环境不好,好多公司都坎了推广预算,靠着带货和广告虽然量不大但还能撑,只是以后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

在与周明聊天时,他时不时捣鼓着一套“汽车膜”,“这是商家发来的,等下要拍成视频,再上链接,买出去了就有分成,如果带货做得好的赚的比我在北京还吓人,这个钱我挣得也心安点。”

在聊天的最后,周明说“讲实话,要不是当年弄坏同学的电动牙刷,我也不会经历这么多,可能也不会去北京,更不会体验到那么丰富的生活,如果有机会的话会买个新的电动牙刷给我的大学室友,没别的意思,这是我该赔的。”

【完】

AI新媒体,今日头条青云计划获奖者TOP10,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重点关注领域:AI+医疗、机器人、智能驾驶、AI+硬件、物联网、AI+金融、AI+安全、AR/VR、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人机交互等。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zhinengxiangdui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