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蒴:跨境B2B如何做到交易创新?

  • A+
所属分类:企业国际化

5月26日消息,在“2016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跨境电商分论坛”上,Globex招商保宏CEO吴东蒴发表题为《跨境B2B创新交易之路》的演讲。

他认为,中国工厂通过三个渠道卖到海外,一是沃尔玛、家乐福,海外大型采购商、零售商;二是OEM单,三星、索尼、苹果;三是大型采购商、海外大型采购渠道商。

据了解,本次跨境电商分论坛以“接驳世界商店”为主题。海关总署等国家部委、政府领导,Globex招商保宏、敦煌网、波罗蜜、中国制造网、泊之利乐、友阿海外购等跨境电商企业代表均出席分论坛,并发表演讲。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Globex招商保宏CEO吴东蒴

Globex招商保宏CEO吴东蒴

以下为演讲速记(有删节):

吴东蒴: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我接受邀请的时候心里很纠结,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当着这么多官员讲跨境电商的事,以前跟电商分享的次数非常多,但这次还是挺纠结的,怕讲不好。但是四八新政这件事给我们很大的提醒,四八新政出了这么大的问题,监管部门、政府部门自然有它的责任,但是我们作为业内从事跨境电商的从业者也有很大的责任,我们没有跟相关监管部门建立一个非常良性的互动沟通渠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还是应该过来。

我想讲讲,出口四年了,可以说咱们国家跨境电子商务出口不大成功,背后有很多的原因,我们这次主要分两部分:一部分分享我们在跨境电商B2B结算方面的心得和体会;二部分代表相关从业人员向领导们表达一下我们的诉求和呼声。有不对之处,敬请批评。

跨境电商B2B到底是怎么回事?(见PPT)最上面蓝色部分,是2014年中国跨境电商中国出口的形势,中国工厂通过三个渠道卖到海外,一是沃尔玛、家乐福,海外大型采购商、零售商;二是OEM单,三星、索尼、苹果;三是大型采购商、海外大型采购渠道商,这部分占了12.2万亿,共14.4万亿。给中国企业留下的利润1.5到2.5亿,并没有什么钱赚。剩下中间这一部分,B2B,中国工厂通过各种各样B2B平台,卖到海外小B,再由海外小B卖给消费者,大概2万亿,占贸易量的15%左右,而且这一部分每年以25%-30%的速度迅速成长。下面1800亿,跨境电商B2C的从业者在干的活,主要是亚马逊、敦煌、速卖通卖家(大小卖家),B2B、B2C之间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跨境电商B2B现状不大好,我们做跨境电商B2B的很多企业,不管是阿里巴巴国际站,还是环球市场,生存条件都不大好,贸易碎片化后订单是小批量、高频次的,现在主要以线上展示、线下交易为主,为什么这么做?也想线上结算线上交易,但是做不成,为什么?因为我国有自己的海关,要通关。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必须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国有外贸管理制度,通关和结汇环节,数据断了,整个数据就贯通不了,如果要做线上结算很难。刚开始做这个项目时,我们也怀着忐忑的心,因为谁也没有走过,能否走通不知道,但是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就要试一试。所以今天讲的是我们初级阶段取得的初步结果,还需要完善。

小批量、多品种、高频次的交易形式,交易有以下几项:第一项是下订单,做一个网站,弄一个购物车,谁都会,技术问题早已解决,几万块钱就可以做;第二项是交付,怎么把货交付出去,又分为两个问题:一是货权交割节点在哪里?二是什么样的通关方式,这两个问题难以解决。现在大家看到的B2B网站很多是用第三方支付,或者用信用卡进行结算。费用高,中国工厂2%,它拿4%,信用卡最少3%,信用卡还款180天,万一买方信用破产,收不到钱,这对一个健康工厂、正规工厂来说是巨大的风险。

货权交割节点是什么?现在中国网站基本上是把货送到家门口,打开箱子没问题,签收了才能完成付款环节,这是B2C的货权交割环节,因为种种原因用在B2B上,再沿用这种模式发展不下去了,所以市场需要一个新的模式来平衡买卖双方之间的风险,平衡卖方双方之间的利益。

传统的信用证可以吗?需要专业人士,而且开一个信用证费用也不低,这一边开一个800块,那边开也是800块,加一个订单400块,2千块就没有了,再加上专业化人才投入,所以我们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到了一个节点了,这必须利用互联网技术,彻底打通结算环节,让外贸线上化。

我们所做的尝试:一是制造商先把货放在保税区里,上游是没有发票的,原来在中国市场流通领域放保税区里,解决了上游买卖问题。中国电子商务也好,外国小B也好,可以通过平台购买保税区的货,所有首先把海关通关问题解决了。有上万个人买华为,但是华为只有一个,如果把上游控制好,下游的工作就很好做了。

二是海外买家,包括中国的小卖家,通过这个平台购买保税区里的东西,因为保税区里的东西是裸价,价格上是有竞争力的。怎么买又是一个问题,还是通过smart吗?还是那么贵。我们跟工商银行经过将近一年的磨合,进行系统的对接,海外的卖家把钱直接打到工商银行第三方监管帐号,这个钱不是我的,也不是卖家和买家的,打进去钱后,库内操作系统跟银行系统实时对接,十分钟同步一次,华为买了一百台手机,钱一到帐,十分钟后仓库人员就知道了,有一家公司买了一百台手机,我就把手机从工厂库存区移到海外买家库存区,同时发送电子信息,然后海关放行,银行收到我的信息后,就把外币按照当天汇率直接转换成人民币,第二天汇到工厂的帐号上去。我们跟外管局进行磋商,我确保每次海关的放行信息准确无误传给银行,然后到月底把这个月工厂出的货进行汇总,出一张结汇联,然后拿到银行,外管机关核查时就有依据,这个事情是符合监管条件的。所以我们是干这么一件事。

为了干这个事,深圳海关给了大力支持。一是入区即退税;二是暂存帐册,这个货进来的时候未必有订单,万一这个订单不好,退回国内的时候就麻烦了,所以给了一个暂存帐册,货卖不好就回来。只有货物实际离境的时候,我们才进行申报,所以给了这么一个优惠政策。当然开发时间也很长,我记得当时开发花了四个月,做了一个暂存帐册。去年海关验收组时也仔细研究过,觉得是海关促进跨境电商发展的一项创新,所以给予了充分肯定。

集中申报,包括查验方式,按货找单还是按单找货,包括事先备案等等,这些都是细节。我们做了这些工作后,才使得这个项目得以开展。

结算页面,在交易平台上交易,点好手机、型号后,结算时自动跳到工商银行的帐号,工商银行的网关上会显示工厂是谁,它的帐号是多少,这样买家在银行的页面下进行支付,所以这对买家来说也算是信用上的保证。

市面上有很多公司,我们做了一个比较。市面上的公司,基本上以满意收到货作为货权交割节点,这显然对中国名牌企业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贸易风险是不对等的。180天帐期风险,今天好、明天好,不代表后天还有钱,所以这是有风险的。虽然有一些企业通过大数据可以证明,但是只能证明在此之前不错,不能代表在此之后的发展,我觉得还是需要多一条路探索。就算都完成了,大家都能接受了,进来的都是银行的非贸易,特别是通过第三方支付,钱全进来了,进了账后,企业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税务局过来查,你这属于什么迹象,如果是贸易迹象,没有通关单;是服务吗?也不属于服务,哪有服务几个亿的。所以很纠结,到现在还没有标准方案,这是大家应该要好好探讨的,政府和跨境电商从业者需要好好反思监管缺失造成业态不健康的发展。

市面上很多综合服务平台,基本上是线下的,开信用证,它可以实现网上订单,有一些跟船公司对接、飞机公司对接,这些可以做到。DT这个事说不清楚,我给了你们,不发货怎么办,我发了货,你不给钱怎么办?信用证很贵,2千块钱+千分之2.5。但是开信用证是没问题的。

黄页更是这样,有一些黄页说,一年交4万块钱年费,跟着我出去做展示,交易就不管了。当它收到碎片化订单时就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这是我们的交易平台(见PPT),是第三方监管下的T+E结汇,是网上的,不需要人工干预,货权交割节点以海关交易信息,以前是船长看货上船盖一个章子,现在海关是在特殊监管区内,在海关监管下完成,所以更具有公信力。而且不超过1%,大概千分之七。而且没有潜在收费风险,所有的贸易(哪怕买一根针都要向海关申报)在申报方面是没有问题的。

适用范围,原则上是一千美金到八万美金,这是一个平衡点。过了这个后,开信用证,那个可能会更便宜。

测试结果,我们去年8月份上线,到今年3月份,以手机为例,我们做了42万台手机出口,订单是7.3万个,订单天天下,金额是4800万美金。我们属于招商局下属企业,招商局也在“一带一路”布局,所以我们会把交易模式和交易体系跟招商局一起在“一带一路”进行布局。招商局在白俄罗斯,今年年底就竣工开业了,中国把这些东西拿出去,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易,我们这个交易平台不但服务于企业,我们还希望大型企业处理碎片化订单过程中作为标配,也希望交易结算工具,为现在B2B的结算平台提供交易方式,让他们更加快捷帮助外贸企业做外贸。

四年跨境电商贸易的总结:

一、B2B和B2C是两回事,所以咱们国家一提跨境电商到底是B2C还是B2B,没人说得清楚。我们认为B2B是互联网+外贸,虽然也是做碎片化订单,但是买的东西就是B,就是国际贸易,它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或者IT技术把流程优化了,提高效率。但是B2C,跨境电子商务零售是一个完全的新业态,大家老是把跨境电商B2C往一般贸易靠,我个人认为跨境电商B2C有点像边+互联网+快递,跟一般贸易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如果往这方面靠,从各个层面来看走不下去,咱们这么多年做出口也好,都是得出同样的结论。B2B着眼现在,跨境电商,B2B买家是国外小企业,是国外零售业实体终端,一是消费者为中心,二是不懂国外贸易知识,三是买的东西是小批量、高频次,就靠外部小鬼打大鬼,大鬼都到马来西亚、越南了,人家的劳动成本低,那么就动员“小鬼”,从这么多年数据看,小鬼正在侵蚀传统沃尔玛、家乐福的市场份额,所以这些逻辑是存在的。这个事一定要赶紧做,“鬼打鬼”我们能有多少贡献就有多少贡献,如果每年30%,那还是不错的。

但是B2C是未来,意味着中国的品牌在价值链里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话语权就是未来,我们不能因为监管的艰难否定未来。

二、跨境电商零售监管需要顶层设计,如果没有顶层设计,这个事不好做。它不同于边贸,也不同于内贸,所以我们需要新的监管方式监管新的业态,以老方式管新业态会出问题。

虽然话有点不中听,但是话糙理不糙,不对之处请大家原谅,谢谢。来源: 亿邦动力网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