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一年卖6亿瓶身家超75亿 被深交所调研仍不上市

  • A+
所属分类:品牌新闻

她被称火辣女神,一年卖6亿瓶身家超75亿,为何老干妈坚持不上市?

陶华碧凭借一个副业赚得上亿身家,然而从未上过学的她却坚称不上市,即便被深交所调研,她也毫不松口,其中原因究竟为何?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文|吴晓宇

曾宣称“永不上市”的老干妈传来消息,被深交所前往调研。这不禁引起市场对其猜测,“国民下饭菜”这次是要食言了吗?

8月8日,老干妈董事长秘书刘涛回应称:“深交所就是来看看,老干妈不会上市,未来也没有上市的计划。”

生于贵州一个偏僻小山村的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有着自己独到的经营之道。

老干妈成立20多年来,一直坚持“不贷款、不融资、不上市”的“三不”原则。陶华碧坚持“上市骗钱论”:“我坚决不上市,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了,我来还债,我才不干呢。”

民间曾将哇哈哈、华为、顺丰和老干妈4家企业戏称为“不上市联盟”。昔日的“不上市联盟”,如今只剩老干妈和华为尚未松口。

而事实上,陶华碧早在2014年即退出了对老干妈的持股,放权由儿子李秒行和李贵山打理。“火辣女神”坚持多年的“三不”原则,是否会在未来被打破尚是个疑问。

副业意外火爆

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有华人处就有“老干妈”。被人们称为“下饭神器”的老干妈,凭借8元一瓶的辣酱发展成了与茅台比肩的贵州企业。然而,不识字的陶华碧也有一段曲折的创业往事。

1947年,陶华碧在贵州省湄潭县的一个偏僻小山村出生。由于从没上过学,她只认识“陶华碧”三字。20岁,陶华碧嫁给了一名地质普查员。没过几年,丈夫却因病逝世,留下她和两个儿子。

之后,家庭的重担落在了陶华碧的肩上。她曾南下广东打工,为了省钱,因为吃不起外面的饭菜,陶华碧便从家里带辣椒做成酱料伴着米饭下咽。经过不断调配,陶华碧做出一种特别的辣椒酱。这个配方,“老干妈”至今沿用。

为了照顾孩子,陶华碧结束打工生涯,重回老家贵州,并选择做米豆腐(一种凉粉)生意。1989年,攒了一些钱的陶华碧告别“流动商贩”。她从附近砖厂买来了砖头和石棉瓦,在贵阳市南明区龙洞堡的一条街边盖了一间房子,开了名叫“实惠餐厅”的路边店。陶华碧将辣椒酱放在凉粉中让客人伴着吃。不料,许多客人吃完凉粉后还要买一些辣椒酱带回去。甚至有人不吃凉粉却专门来买辣椒酱。

1994年,贵阳修建环城公路,龙洞堡成了一条主干道。途径的火车司机成了“实惠餐厅”的主客。司机们吃完饭,陶华碧还会免费送一些辣酱和小吃让他们带回家吃。这些司机将“龙洞堡老干妈辣酱”的名头传遍了贵阳。

令陶华碧没想到的是,购买辣酱的人越来越多,但凉粉生意却越做越差。一天中午,由于没有客人光顾,陶华碧便决定去看看别人的生意做得如何。陶华碧大吃一惊,附近的凉粉摊个个生意红火。同时,这些小店都在使用她的辣椒酱。缓过神后,陶华碧决定不再对外单独出售辣椒酱。

而没有辣椒酱做佐料的店主们纷纷找上门,请求陶华碧继续卖给他们辣椒酱。有些店主开玩笑道:“你既然能做出这么好的辣椒酱,还卖什么凉粉?干脆开家辣椒酱厂算了!”陶华碧茅塞顿开,随后恢复了辣椒酱的售卖。

1996年8月,陶华碧租用了村委会的两间房子,办了辣椒酱加工厂,取名为“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有限公司”,品牌名叫“老干妈”。为了让别人知道这是陶华碧生产的辣椒酱,她专程拍了张照片挂在瓶子上。这张照片,也让陶华碧成了如今最具辨识度的企业家之一。

几十个小瓶子挽救国企

切辣椒、捣麻椒是一件苦差事。飞溅而起的辣椒以及极富刺激味的辣味会让人不停地流眼泪。一段时间,陶华碧是工厂里第一名“生产小能手”。她手握菜刀,把辣椒看作苹果,“我把辣椒当成苹果切,就一点也不辣眼睛了”。因为常年在生产一线,陶华碧患上了严重地肩周炎,指甲全部脱钙。

与以往小打小闹的零散销售不同,规模化生产辣椒酱需要足量的玻璃瓶以作包装。陶华碧找到贵阳市第二玻璃厂。面对不起眼的小客户,玻璃厂拒绝了陶华碧定制加工玻璃瓶的要求。

一次,陶华碧再次央求玻璃厂合作,并称“今天你要不给我瓶子,我就不走了”。谈判几个小时后,厂长答应她每次用提篮到厂里捡几十个瓶子用,其余免谈。

谁也未曾想到,这份协议帮助玻璃厂撑过了日后的国企倒闭潮。在那几年中,国企玻璃厂掀起并购、倒闭风潮,贵阳二玻不但未倒,反而发展壮大。数据显示,老干妈60%的玻璃瓶都由贵阳二玻提供,二玻的4条生产线,有3条都是为 “老干妈”24小时开动。事实上,老干妈在规模壮大后,不乏大厂上门要求供货,但纷纷被陶华碧拒绝。

伴随着老干妈的规模壮大,需要陶华碧所做的事情不再是“切辣椒、捣麻椒”那样简单。财务报表、人事报表都需要陶华碧审阅,工商、税务、城管等对外事物也需要她来应对。大儿子李贵山决定来帮忙。此前李贵山有一份铁饭碗,在地质队工作。李贵山初期的工作是帮母亲处理文件。李贵山读文件,母亲听。已经确认、需要签字的文件,陶华碧就会在右上角画一个圆圈。

李贵山觉得如此办事不安全,便教母亲写“陶华碧”三个字。陶华碧写了三天才学会,后来有人问她练字感受,陶华碧说:“这三个字好打脑壳哦,比剁辣椒难。”

图源自“这里是美国”
图源自“这里是美国”

然而,文化水平不高的陶华碧,记忆力和心算能力却超乎常人。财务人员为陶华碧念一两遍财务报表后,她便会牢牢记住,并心算出总账。

不上市底气足

老干妈创立之初,股东结构极其简单,只有陶华碧和两个儿子。陶华碧象征性地占有股份1%。而大儿子李贵山则持有49%,小儿子李辉2012年5月才入股,持有50%。这也保证了陶华碧对于公司的控制和经营决策上的灵活。

2014年6月27日,陶华碧已完成清退股份。陶华碧、小儿子李辉分别将股份转让给李妙行。至此,老干妈的股权结构变为李贵山49%、李妙行51%。一时之间,引发外界诸多猜测,这突然冒出来的神秘人李妙行是何来路?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不愿具名的贵州政界人士表示:“(老干妈)既然是家族企业,李妙行的身份肯定是自家人。《羊城晚报》2017年2月发文称,陶华碧的秘书刘涛16日在接受采访时回应,所谓的神秘人入股老干妈实际上是一场乌龙,“李辉”只是“李妙行”的曾用名。

陶华碧虽然不再持有老干妈的股份,但仍然担任董事长,对公司发展的大方向进行着把控。而有媒体认为,“陶华碧家族持有超过90%的股份,是公司的绝对控制人。反观华为,华为员工持有98.93%的股份,任正非个人仅持有1.03%。陶华碧家族不愿上市,是忍住了资本增值的诱惑,还是不能容忍他人分享企业红利,尚且不知”。

此时,“不差钱”的老干妈并不需要用上市来获取资金。

老干妈采取“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使公司应收账款周转期为0天,现金流充裕。据华泰证券数据,老干妈的产值已从1998年的4549万元上升至2016年的45亿元,复合增速达29%。陶华碧位列《2016胡润中国百富榜》第487位,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1819位。2017年,陶华碧两儿子身家总和75亿元,再登富豪榜。

在此期间,1999年,老干妈产值突破亿元,达到1.26亿元;2006年达到12.8亿元;2014年,“老干妈” 入选2014年中国最有价值品牌500强榜单,以160.59亿元的品牌价值名列第151位。同年,老干妈集团获得政府奖励的“A8888”车牌,原因是陶华碧创下了3年缴税18亿、产值68亿的成绩,间接带动了800万农民致富。

图源自“这里是美国”
图源自“这里是美国”

背后的担忧

公司上市意味着需要接受严格的上市公司信息纰漏制度。一旦上市,就必须公开企业的信息,即使某些商业秘密也不例外,而老干妈并不愿意将公司信息公之于众,更担心老干妈商业经营模式被复制。

陶华碧曾因商标争夺战与湖南“老干妈”开始了长达五年的诉讼。从1996年到1998年,老干妈多次向国家商标局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但是,均以“‘干妈’是普通的人称称谓,故老干妈用作商标缺乏显著特征”的理由被驳回。

而另外一个与陶华碧的老干妈几乎相差无异的商标,仅头像被换成“刘湘球”头像,生产商有所不同的湖南老干妈,在1998年商标注册申请成功。

贵州老干妈感觉很委屈,马拉松一样的诉讼持续到2001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湖南老干妈”停止在风味豆豉产品上使用“老干妈”商品名称、停止使用与贵阳“老干妈”公司生产的“老干妈”风味豆豉瓶贴相近似的瓶贴、赔偿贵阳“老干妈”公司经济损失40万元,并公开道歉。

2016年5月,老干妈配方泄密,这让陶华碧又走上打假之路。彼时,老干妈工作人员发现,本地另一家食品加工企业生产的一款产品和老干妈同款产品相似度极高。

一段时间后,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经侦大队将涉嫌商业机密的贾某抓捕归案,该案涉案金额高达千万元人民币。据自媒体“快刀三侠”报道,贾某曾任老干妈公司质量部技术员、工程师等职,掌握老干妈公司专有技术、生产工艺等核心机密信息。贾某离职后到一家食物加工厂工作,为其改进水豆豉的技术。经贾某“改进”后的水豆豉不止口感和老干妈相似,单价还便宜2元。

有分析师认为,此事也侧面反映出创建20余年的老干妈,依旧会因一纸配方面临窘境。

此外,2015年,老干妈被曝出早已不用贵州辣椒,改为使用价格较为便宜的河南辣椒。对于对外宣称品质如一的老干妈而言,被曝光原材料更改并不是件好事。陶华碧曾对媒体解释:“贵州辣椒与杂交品种相比,产量低、抗病性不强,品种退化,种植成本高收益低,因而被边缘化。“

对于未来,老干妈是否会考虑上市。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中国企业的盈利模式,已经从单一的产品驱动,逐渐转变为‘产品+资本’的双模式驱动,这是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及趋势。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老干妈大概率会选择上市,从而开创它的二次辉煌。”。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QuGood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久伴博客 久伴博客 0

      我天天吃老干妈和馒头贼舒服

        • QuGood QuGood 6

          @久伴博客 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并存,我也是天天老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