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高举301大棒 跨境电商危机乎机遇乎?

  • A+
所属分类:跨境出口
摘要

301这不是美国的301号公路,更不是让你一夜成名的股票代码,对很多人尤其是跨国商贸跨境电商人来说,是一个既充满畏惧又期盼的数字。

最近连大妈都在街边讲一个数字:301

这不是美国的301号公路,更不是让你一夜成名的股票代码,对很多人尤其是跨国商贸跨境电商人来说,是一个既充满畏惧又期盼的数字。

首先我们还是得科普一下什么是「301条款」:

301条款诞生于上世纪冷战时期,是美国在冷战期间制定的单边贸易法规,也被视为是贸易外交的工具。与我国在国际上频繁遭遇的“双反”(反补贴、反倾销)不同,“301调查 ”使用范围广、启动门槛低、受调查发起者的主观影响更强并可单边采取行动、处罚力度更大,且直接面向政府,是美国进行贸易保护威慑的“核武器”。

“301条款”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301条款” 仅指美国《1974年贸易改革法》的第301条;而广义的“301条款”包括“一般301条款”、“特别301条款”、“超级301条款”及其配套措施。

特别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要分开来看。

特别301条款针对的是知识产权的保护,超级301条款是针对贸易自由化。2016年中美的贸易逆差超过3000亿美刀,尤其是「因知识产权保护」而产生的贸易逆差。因为目前美国三个经济支柱之一高科技创新企业在面对中国政府对外资企业“非国民待遇”的逐步减少,甚至停止时,之前主动被动的使用“市场换技术”的机会已经没有了,而中国本土的高科技创新公司也在不断崛起抢回被外企收割了多年的国内份额,甚至在全球不同的市场跟美国企业在通过各种方式如收购、兼并等形式争夺市场和技术,政治来源于经济,高科技企业本身就对特朗普总统一直都不爽,特朗普总统是个生意人,懂得在什么时候强硬,什么时候关起门来好好谈。

最近半年白宫的风云变幻,说明特朗普总统在不断找“白左”与“右倾”团体的平衡。目前特朗普总统背后的三股力量,不断在影响他的施政方案的拟定和执行。

第一股是以基辛格为首的犹太力量,这一点从特朗普当选后的中东政策调整,对伊朗的态度和对以色列态度的调整窥斑见豹。

第二股力量是军工利益集团,如波音就是支持特朗普而获益,而洛马公司则因为支持希拉里F35被特朗普狠狠砍价,现在特朗普说要大肆扩充核武库和搞史上最大规模扩军就是对这一集团的回报。

第三股力量是以他自己为首的制造、基建实业力量,他要进行基础建设投资、振兴制造业和在墨西哥修墙就是对这一利益集团的回报。

同时白宫内也存在着政治力量三大势力加2个群体:

以刚刚离开的史蒂夫·班农为代表的具有茶党和反建制派标签的极端保守派

以原白宫办公厅主任普里伯斯代表的共和党传统建制派「看样子特朗普总统与传统建制派的蜜月期已经结束」

以大女儿伊万卡和大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代表的「犹太力量」家庭成员派

加里·科恩、蒂娜·鲍威尔及其刚刚解散的制造业委员会以及战略与政策论坛为代表的商业精英势力

曾经的迈克尔·弗林如今的美国退役将领、前国土安全部部长新入职的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军人军工利益集团群体

如果白宫理性的力量如特朗普总统女婿代表的犹太商贸力量、商业精英力量影响或主导美国政策,那么中美经济与地缘政治合作成果将惠及两国。这种局面对中国来说最有利;如果以美国新保守派为代表的极端保守派、军工集团等反华势力掌控美国政策,那么这将不利于中国,其他国家则将渔翁得利。

对特朗普总统来说,目前内部的各种势力对其施政造成的压力,需要一个新的外部的矛盾来平衡这5方等需求、力量和利益。解决内部问题最好办法:竖立一个外部问题,

ENEMY OF THE STATE,共同的敌人。

特别301把矛盾转移聚焦在与中国的301谈判上,一方面能给中国在亚太、东亚、中东等热点地区问题施加压力,另一方面获取高科技创新集团的支持,再一方面也对本土的蓝领、失业工人的团体所关注的贸易逆差扭转、促进本土就业等需求有交代。

美国在过去数十年间曾经成功使用301条款搞定了2个崛起的竞争者,一次是60年代通过301调查搞定了复兴的欧共体,另外一次则是先后3次从70年代到80年代到90年代初,用特别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收拾了日本。

而事实上,中国先后曾经5次被美国用这个301条款来威胁恐吓,最终都是通过关起门来谈判完成。

因为对于美国的广大消费者来说,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是他们生活的必需品,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为降低美国本土消费物价水平一直做着巨大的创新和贡献。

而且中美在全球有着政治、军事、经济等不同地区、要点的共同利益。

所以这次我觉得还是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问题。

国家层面的谈判是在宏观的指导,那么在微观层面,301对我们行业又有如何影响呢?

对于我们的中国出口电商来说,301特别条款无疑给我们中国的高科技企业比如通信设备、集成电路行业、出海的高科技创新企业带来更多的竞争壁垒,而对于跨国商贸跨境电商来说,我们可能将面临着贸易环境的持续长久的变化。对跨境出口电商的影响来源于两个方面:

第一,需求的变化。需求决定市场,这是商业不变的定律。

然而,美国消费市场的低迷以美国或采取提高进口税来提升商品售价的措施,均导致消费者对中国出口产品需求相对保留和下降从而影响到销量。

第二,贸易通道的影响。

从本质上看,跨境B2C虽说交易行为产生在线上,但仍依靠头程运输、海外清关、第三方仓储配运以及平台方等多个B端来实现卖家直接销售产品给消费者这个操作。美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对各个B端营运规则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因此,依靠各个B端实现销售的出口B2C电商也逃不开整个大势的影响。

面对这些种种可能,我认为是有两点必然要主动面对解决的:

其一、合规经营

特别301条款的核心攻击区域就是「知识产权保护协议」,其中对于知识产品专利的保护乃至税务的保护都是它们关注的点。跨国商贸跨境电商企业在国内外经营的合规,虽然短期内会直接增加企业的成本和困难,但从长远和现实成功的案例来看,合规经营其实是企业最低成本获取最高利润的最好办法之一。

其二、本土经营

特别301条款针对的是美国境外的企业,那么破局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美国境内经营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作为电商公司,是否准备好在美国本土经营管理?

我曾经这么给很多基友分析分享过两个数据:

1、走出去的数量

据非官方数据统计,中国从事跨国跨境电商(包括B2B/B2C)的人,大约在100万左右,而事实上本人有时间、精力、能力去以欧美国家为代表的目的国进行本地跨境商贸考察、交流合作的人,不到1%。

2、留下来的成本

一般来说,中国企业在欧美国家地区设立子公司进行本土经营管理,无论是本土招募还是国内派署,一个能产生对其2年内的各种支出平衡的净利润的核心骨干,他的综合成本大约每人每年30-40万人民币,约合美金5万美金左右,包括工资、补贴、住房、交通、办公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税务、保险等等。

那么我们如何能更好地去进行本土合规经营呢?

前天我们讲了定位,也讲到要走出第一步。

我认为最适合跨境电商的基友们,走出第一步最合适的方式有可能是以下两种:

1、寻找伙伴

寻找既懂得跨国商贸,又懂得跨境电商,还深谙跨国物流,且对本土经济、政治、文化、商贸有自己理解的本土合作伙伴,进行强强联合,尤其是拥有自己的本土经营团队、软硬件,对跨境电商而言则是指仓储物流配送、本地批发零售门店渠道、本土营销管理团队的这样的合作伙伴

—比如中国更接地气的跨境电商专业研究所所长「阿米」

2、自己走出去

走到欧美目的国的跨境电商、跨国电商去,去亲自听、看、想、摸本地跨境经商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最好能跟一群有着共同需求的伙伴和一群能给自己本土合规经营发展带来战略思路思维碰撞的智囊团。作者:程桂良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撩我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有惊喜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爱都娱乐 3

      贵站不错,内容很多,厉害了站长。赞!赞!赞!赞!赞! :wink:

      • QuGood 6

        面对印度的边境挑衅,我们选择谴责,面对美国的无厘头调查和贸易制裁,我们选择谴责。